堂堂一个神医,医术好也就罢了吧,偏他长的还面如冠玉……

  • 日期:08-25
  • 点击:(1844)


小说:堂堂一个神医,医术好也就罢了吧,偏他长的还面如冠玉……

金元宝和祁燕妮在众人的簇拥下缓步进了霓裳阁,刚进门,金元宝就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把旁边的柜台,抬起手来只见那莹白的两指间掐了一根乌黑秀亮的长发,秀眉微皱。

还不等她说话,灵慧的意柳就连忙接过长发,与身边跟着的小五说道:“去拿块抹布,将柜台再仔仔细细的擦拭一番,快……”

金元宝见状,也没多说话,紧接着往里间走去,只是在经过新款服饰货架的时候,脚步顿了顿,挪步来到一件月牙白的男式长衫面前,伸手抚了抚衣袖上那一道浅浅的折痕:“这件长衫拿下去,重新熨烫过后再上货架。”

“是。”意柳有些哑然,老天爷呀,这姑奶奶眼睛怎的这么好使,她明明已经很详尽的让他们收拾过了啊,怎么还能挑的到这么多毛病,现在只要金元宝的眼眸每转一下,意柳和手下伙计们的小心肝就跟着颤一下,娘亲呀,太吓人了好吗……

为了避免在金元宝的火眼金睛下,再找出什么其他不如意的地方,意柳连忙凑到金元宝耳边小声说道:“东家,前几日您着我打听的事,已然有结果了,咱们不防到内堂说话。”

金元宝点点头:“以后让你的人都仔细着些,咱们做的就是一个察言观色的买卖,连屋子货架都规整不好,怎么去规整客人们的心意,我金家开门是做生意的,自然是为了赚钱,若下人们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就发回南楚,再讨要一批新人就是了。”

“是,意柳记下了。”说着,意柳不禁在心里打了个颤,少东家您口中这个下人,不知是否包括着意柳呢?

金元宝暗自观察着意柳的面色,知晓今番便是够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做东家的平日里稍微严苛一些确实可以让伙计们产生敬畏,对生意不敢产生一丝懈怠,但是若逼得太紧,摸不准有个别的就该养成仇人了。

跟随着意柳,金元宝和祁燕妮来到了内堂,寻了主位坐下:“林玉熙什么情况?”

意柳是个灵慧的,虽然刚才被金元宝折腾个不轻,但是一回到正题上,立马就又恢复了平日里温和沉稳的模样,垂眸回道:“姑爷来到洛阳城后,作为门生,一直借住在殷相爷府中,殷家小姐痴恋姑爷许久,就在姑爷金榜题名次日,相爷便进金殿,向北宋皇帝陛下求了赐婚的圣旨,三日前,林姑爷以十里红妆为聘,已经与殷相府的千金成了婚……”

“……”

听着意柳的话,金元宝不禁心中泛起一股股的酸涩,到这里这么多年以来,她金元宝除了钱财,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没想到,多年来自诩活了两世,攒起来的骄傲与自负,还是让她看走了眼。

原以为,林玉熙会是那个和她平淡走过后半生的人。

这种笃定,无关于爱情,只是缘着两个人合适而已。

不过,现在看来,这一次,她着实是看走眼了,昔日明媚的少年郎,已然择妻另娶,这一世与她终究是无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