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樟子目瞪口呆!你怎么不去死,转一圈又跑回来是闹哪样

  • 日期:08-29
  • 点击:(879)


  小说:油樟子目瞪口呆!你怎么不去死,转一圈又跑回来是闹哪样?

  有人中箭,直接在空中炸成一团血雾死于非命。

  王建暗道:“箭枝还有爆炸功能?”

  系统道:“不是爆炸功能,是箭枝力量太强大,飞行种身体太弱。”

  弓箭有作用,褪凡境修士有样学样,也弃短兵器用远程武器。但他们没有武师的反应速度跟力量,换取兵器的时候,飞行种一哄而上,顿时有好几个人中招。

  “啊啊,我被咬了。”

  “不好,他们兵器上有毒。”

  “我动不了啦。”

  “救命,谁救救我。”

  扑通扑通,人类修士只要中招,无论多小的伤口,不过片刻就浑身漆黑倒地而死。

  飞行种族竟是用毒行家。

  飞行种下饺子般往地上掉,人类修士中毒一个个死翘翘。

  双方各有死伤。

  忽然,飞行种女武士一声唿哨,飞行小人升空而起,朝远处飞去。

  人类武师冷哼一声:“想走,走得了吗?”

  陡然风声呼呼,天空中一物呼啸着从天而降。

  “不好,是金蚕丝网。”

  “从下方突围。”

  “喷毒。”

  “跟他们拼了。”

  ……

  一团混乱,天空中各种叫嚣声此起彼伏。飞行种女武士娇声叫道:“小虫已脱离危险区域,不要恋战,返回驻地就是胜利。”

  但他这时候的调度指挥已经不起作用,阴险的人类武师发射到半空中的金蚕丝网球在空中悄然爆开,张开铁幕,挡住了他们纵横驰骋的疆场。

  体质本就不如人类的他们,正面应对根本讨不了好。

  两名人类武师纵身跃起,大刀轰然劈砍,飞行种两名武师为保护族人退无可退,硬生生接了他们这两刀,直接被劈进地底。

  飞行者落了地,那就失去了自己最有利的长处。

  两名飞行武师打起精神,低空飞行与人类武师缠斗。

  另两名人类武师则悄无声息的隐入黑暗,朝远处而去。

  王建瞧得真切,自然是去追那所谓的小虫了。

  小虫是谁?飞行种族几百个人换他一人性命,这等疯狂的生命置换值得吗?

  但飞行种却无怨无悔,致死也没任何后悔。

  双方人数持续减少,一名人类武师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精怪?”

  飞行男武师叫道:“我是你爸爸。”

  “找死。”

  飞行女武士娇叱道:“不要,我才生不出这等肮脏的畜生。”

  飞行男武师马上道:“对对,宝宝是我不好,他又丑又臭我也不要。”

  王建:“……”特么的打架呢,你们的族人每时每刻都在死人,秀什么恩爱。

  铛的一声响,飞行男武师手中短棍被敌人砍成两截。他双翅震动,避开开膛破肚一刀,远远逃窜出去。沿途随手施为,又有几名人类修士丧生在他手下。

  王建甚至没看清他用了何种方法杀死人类修士的。只看见他在人类修士身上或摸或点,或蹬或踹,仿佛借力一般,然后人类修士就往地上一摊,浑身漆黑挣扎几下死去了。

  人类武师哇呀呀大叫,气得要死。然而论起速度,他两只脚又怎么赶得上人家振翅飞翔。飞行男武师冲到金蚕丝网边沿,往地上一趴,大口吞噬起来。

  无论是杂草树枝还是山石泥块,他全都不拒,往嘴里猛塞。

  速度极快,不过片刻功夫,就挖了老大一个洞,足够飞行种族通行。

  然后他张嘴喷出,大量在他胃里转了一圈的杂物喷射出来,被他双手连连搓动,一忽儿功夫就搓成了鸡蛋粗细,两尺来长的一根短棍。

  短棍相比于他的身体而言,还是太长太粗了点。但他双手抡起,迎着追赶而来的武师奋力狂砸,将人类武师的兵器荡开。

  “所有人从此洞出去。天仙子,不要恋战,你我合力守住此通道。”

  “想跑,没那么容易。”人类武师大刀飞舞,纵横劈砍,狂风暴雨般杀来。飞行男武师挺短棍相迎。

  飞行女武师天仙子刷刷几招逼退敌人,飞到飞行男武师身边,两人形成掎角之势,护住身后孔洞。

  面对比他们大了近百倍的敌人,他俩身形实在显得渺小。但当前而立护住族人的样子,又显得极其高大。

  族人尽力摆脱敌人,从洞口钻了出去。

  飞行男武师叫道:“天仙子你先退,我随后就来。”

  天仙子道:“油樟子我在外面等你。”

  “好,宝宝乖,快走。”油樟子接过天仙子的敌人,以一敌二顿时非常吃力,险象环生,小小身体被刀风扫中,伤上加伤,绿色血液涂满全身。

  “你们一个也退不了。”

  人类武师是动了真怒,被一群昆虫打成这样,简直是霜雪派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大刀疯狂一般狂打狂扫。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大刀纵横各斩两刀,形成一个四方刀域。在这个刀域当中,仿佛一切都被清空了,竟形成诡异的真空状态。

  刀域极小,不过茶杯粗细。但其威力却是极其恐怖吓人的,刀域当空移动,所过之处,在空中形成诡异的真空痕迹。

  油樟子手上的短棍只是与刀域碰触了下,就直接被化成虚无。

  油樟子脸色大变,这要是碰到身上,绝对就是个死。而且还是死的连渣都不剩的那种。

  然而身后就是族人逃生的通道,他无路可退。

  退,族人死;不退,他死。

  “油樟子,不要硬接。”天仙子惶急叫道。

  还有两个族人。

  油樟子朝着天仙子笑了一下,道:“宝宝,笑一个。”

  天仙子噗嗤一下,笑的很动人,两颗泪珠滚落下来。

  油樟子嗷嗷叫挺着短棍冲了上去。

  短棍被刀域彻底消亡。

  油樟子张口大吐,大量混合杂物喷吐出来,在他面前形成巨大的石墙。但只挡了一下,就被消亡出一个茶杯粗的平整孔洞。

  刀域缓缓推进,将油樟子胸口消逝掉大半,才耗尽能量溃灭散开。

  绿色鲜血狂喷,油樟子嘴角带笑倒了下去。

  “天仙子,带着族人返回驻地。”

  天仙子抹了把眼泪,道:“放心,我一定会的。”

  “答应我,不要去蜃龙之渊。”

  “都答应你。”

  “别改嫁哈。”

  天仙子:“……你大爷。”

  “看看看看,又骂人了不是。”

  王建都快无语了,你特么到底死不死。

  就在此时,天仙子、油樟子以及人类两个武师齐齐抬头,朝金蚕丝网外面望去。

  漆黑的夜色中,巨石上站着一个非常奇葩的身影。暗淡的夜色也挡不住他的身影,因为它太耀眼了,就像是一座明灯,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那是个长条形身影,摆了个S型,浑身闪烁着淡黄色光芒,非常风骚。

  “咦,天仙子,油樟子,你们怎么在这儿?”

  长条S形身影惊异道。

  油樟子目瞪口呆,老子打死打活到底为了啥子?你这条小虫子怎么不去死?转了一圈又跑回来到底是闹哪样?

  “小虫,你不是已经跑了吗?咋又回来了?”天仙子问道。

  “什么回来?这里不是万幽林地界吗?”

  “万幽林?你好好看看啊喂,这里是郧西县跟河余县交界啊。”

  “啊?啊!”长条S形身影四处看了看,“啊啊啊啊,哥又迷路了?怎么会这样?”

  天仙子:“……”

  油樟子:“……”

  王建:“……”这是个二逼虫子啊。所以说你们一群小人儿跟人类打个什么劲,白忙活一阵,白死那么多人。

  油樟子族人叫道:“小虫,赶紧过来给油樟子治伤。”

  “治伤?咋的了,谁把油樟子打伤了?哥给你报仇。”

  油樟子咳出一口绿血:“报仇你大爷,赶紧跑啊喂。”

  “跑啥?跑是哥的风格吗?”

  油樟子:“……”这辈子除了跑你还做了啥?

  从雪山上滚下来,跑过平原、趟过大河、钻过地洞、连火山都让你游过一趟(虽然就从边上蹭了下,把尾巴都蹭没了)……这次居然还跑人家门派里面去了,你说你都干了啥。

  要不是还有大作用,老子吃多了带那么多族人送死也要救你回去。

  过程交代起来很繁琐,其实也就一会儿的功夫。人类武师提起金蚕丝网一脚,反手挥出,朝小虫翻卷过去。

  这金蚕丝网极其神奇,在十几个坠子的作用下,落地犹如生根,形如倒扣的碗,非持有者无法提起,因此油樟子此前才在地上挖洞,而不是直接提起丝网。

  小虫转身就跑,身形蠕动跟青虫似得。但他的速度哪儿赶得上丝网飞过来的速度。

  “妈妈耶,怎么到哪儿都有人要捉我呀。”

  油樟子:“……”你得多幼稚,到现在都没有点AC数?

  眼瞅无论如何是逃不掉被捕捉的命运了,小虫卷曲身体在地上重重一砸,凭空飞起。

  正是朝着王建所在的方向。

  王建躲在一颗大树上面,只想看戏不想掺和,你这条小虫子啥意思?想祸水东引?

  他一闪身飞出去十来米远,回头看去,正好看见一根短短的干草戳在他脸上。

  然后就看见干草下面一张欠揍的虫脸。

  “嘿嘿嘿嘿,乖乖让哥哥躲一下呗,又不疼。”小虫子笑的非常贱,然后无视王建的小强之身,直接进入了他的身体。

  王建:“……”妈蛋,寄生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