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部落】精神病患者大闹机舱,国航岂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 日期:08-19
  • 点击:(1780)


三国部落2019.7.22我要分享

国航回应及网民评论截图

“国航监督员”闹机事件,基本已告一段落,但对事件的剖析、反思,还在路上,似乎也不应随事件一起告一段落。

从事件处理的方式来看,国航全程就是避实就虚打太极。本来这是一起明显的国航内部员工无故干扰和侵犯公众安全的舆论事件,结果国航却以牛某有“精神病史”为由进行搪塞,而在回应中却又拿不出具体的佐证材料。换句话说,“精神病”再次成为了国航逃避自身责任的“背锅侠”。究竟牛某是否有“精神病”,不能模棱两可,这是舆论再度质疑国航原因所在。作为民航业大鳄的国航,面对存在问题却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样的态度如何赢得当事人的认可,如何能平息舆论质疑?

国航对事件的回应,先是急于推责,甚是草率。前脚言之凿凿说“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转身立马被网友有图有真相的晒图打脸。不经调查,就急于撇清责任,这是何等的不负责任!

随着事件的发展,国航的公开回应,进而转为暗示牛某“有精神病”。表面上看是在护犊,是在为内部员工打掩护,其实却是折射出了国航的一种鸵鸟心理。国航称“纠纷一方旅客为国航一名因身体原因休养的员工,此次是个人因私出行,并非国航监督员。”虽然只是短短一句,但其用意和目的却十分明确,那就是轻描淡写的撇清责任,企图把自己从舆论漩涡中解脱出来。

无论是“身体原因”,还是“个人因私出行”,都极其“巧妙”而又“精致”的间接回避了舆论质疑。既然是自己的员工,无论是休养也罢,有精神病史也罢,无论是否是监督员也罢,难道就可以公然纵容牛某肆意侵害公共利益和公共安全?就可以使用乾坤大挪移化自身责任于无形?显然这是一种揣着明白装糊涂,是自说自话和掩耳盗铃。

这些公开回应,表面看是国航对本次事件的态度问题,背后透露的则是国航的管理问题。无论是当天的航班工作人员,还是从国航管理层面来说,既然明知牛某存在精神障碍,并且多次发生类似的有碍飞行安全行为,为啥不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而且多次让其登机?事实上,在7月8日北京飞往成都的航班上,牛某已经有过类似行为,在国航已掌握其实情的前提下,却若无其事并大开绿灯,显然这是对游客安全的漠视。

在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期,在服务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的背景下,国航不能有丝毫的“店大欺客”心态。“护犊”可以有,管理不能“掉链子”,不能用一个所谓的“精神病”幌子来掩盖自身的管理空白与服务盲区,否则公众会用脚来投票。

收藏举报投诉

国航回应及网民评论截图

“国航监督员”闹机事件,基本已告一段落,但对事件的剖析、反思,还在路上,似乎也不应随事件一起告一段落。

从事件处理的方式来看,国航全程就是避实就虚打太极。本来这是一起明显的国航内部员工无故干扰和侵犯公众安全的舆论事件,结果国航却以牛某有“精神病史”为由进行搪塞,而在回应中却又拿不出具体的佐证材料。换句话说,“精神病”再次成为了国航逃避自身责任的“背锅侠”。究竟牛某是否有“精神病”,不能模棱两可,这是舆论再度质疑国航原因所在。作为民航业大鳄的国航,面对存在问题却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样的态度如何赢得当事人的认可,如何能平息舆论质疑?

国航对事件的回应,先是急于推责,甚是草率。前脚言之凿凿说“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转身立马被网友有图有真相的晒图打脸。不经调查,就急于撇清责任,这是何等的不负责任!

随着事件的发展,国航的公开回应,进而转为暗示牛某“有精神病”。表面上看是在护犊,是在为内部员工打掩护,其实却是折射出了国航的一种鸵鸟心理。国航称“纠纷一方旅客为国航一名因身体原因休养的员工,此次是个人因私出行,并非国航监督员。”虽然只是短短一句,但其用意和目的却十分明确,那就是轻描淡写的撇清责任,企图把自己从舆论漩涡中解脱出来。

无论是“身体原因”,还是“个人因私出行”,都极其“巧妙”而又“精致”的间接回避了舆论质疑。既然是自己的员工,无论是休养也罢,有精神病史也罢,无论是否是监督员也罢,难道就可以公然纵容牛某肆意侵害公共利益和公共安全?就可以使用乾坤大挪移化自身责任于无形?显然这是一种揣着明白装糊涂,是自说自话和掩耳盗铃。

这些公开回应,表面看是国航对本次事件的态度问题,背后透露的则是国航的管理问题。无论是当天的航班工作人员,还是从国航管理层面来说,既然明知牛某存在精神障碍,并且多次发生类似的有碍飞行安全行为,为啥不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而且多次让其登机?事实上,在7月8日北京飞往成都的航班上,牛某已经有过类似行为,在国航已掌握其实情的前提下,却若无其事并大开绿灯,显然这是对游客安全的漠视。

在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期,在服务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的背景下,国航不能有丝毫的“店大欺客”心态。“护犊”可以有,管理不能“掉链子”,不能用一个所谓的“精神病”幌子来掩盖自身的管理空白与服务盲区,否则公众会用脚来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