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武则天正传的一点小感想

  • 日期:07-19
  • 点击:(848)


  能吸引我一下子就想看完的书真的不多了,因为学习是枯燥的,有些书是必须去看的,有些书是闲情逸致时的熏陶,不必像完成任务,那样便失去了趣味。偶尔瞟见《武则天正传》这本书,拿起来一看是林语堂的作品,再读到由孙子谈论祖母......便看进去了,不到一周就看完了。写得挺好的,能让人一直有兴趣读下去就是好书。

  读完此书,让我说说对武则天一代女皇的认识,自觉还很不够,但是历史成就了她,她也成就了历史。武媚入宫后受到冷落,与太子爱慕,不甘寂寞终老,与高宗结情缘,再次入宫,争斗借力当上皇后,干涉朝政到代理朝政,当上皇太后继续把持朝政,成立武周王朝称帝,实现女皇野心,享乐游戏,直至生命结束,完成自己的一生,武则天没有哪一天是浪费的。在她的一生中,经历了所有女人想要经历的一切,无论她的美貌、纯情、心计、狠毒、怀疑、统治、酷吏、自恋、淫荡、妄想、迷信、用人、软弱、良善等等都遵循了人性的原始动力,是真实而生动的,她的一生是丰满的、幸福的。

  唐邠王,武则天的孙子(唐邠王自认为先父可能非武则天所生)口述对祖母的回忆,情感复杂,又敬又惧又恨.......但是放下了所有的顾虑客观地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并由林语堂撰写成文,由不得人读了一页就一页一页地读下去了,直到读完。真实就是最好的吸引力。

  公元638年,武则天十四岁进宫,成为唐太宗李世民的才人,太宗四十一岁,太宗并不喜欢武媚的风格,他俩似乎没什么接触。公元643年,太子李治十五岁与十九岁的武媚相遇了,情窦初开,情感丰富的少男少女眉目传情,日久生情,开始了人生美好的初恋。

  公元649年唐太宗(52岁)病逝,武媚娘(25岁)感业寺为尼,650年已经当上皇帝的李治唐高宗(21岁)念念不忘旧情,约会武媚,次年迎武媚回宫,并生子。重返皇宫的武媚开始了其人生大业,丈夫多情温柔,爱自己爱得深情,武媚心大能干,聪慧有才,代理朝政。丈夫体弱多病,男女之事并不能使作为女人的武媚完全满足,治理国家,让万民敬仰成为武媚当时的主要目标和能量流动方向,公元683年,唐高宗(55岁)病逝。高宗执政期间,处处受到武媚的建议和代理,武媚基本把握实权。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十三年,武媚日趋成熟,从一个纯情的少女历练成了铿锵贵妇,五十九岁,什么人间世故都了然于心,可谓游戏人生,成就感十足。

  当人生活到这种境界时,武媚作为女人的基本属性体现明显,功成名就,总有寂寞和软弱,恰在此时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结实健壮,走路昂首阔步,其势雄伟,乃非常之器,很有男人味,有御女奇术的冯小宝出现,深得武则天欢心。冯小宝改名薛怀义,受命当了白马寺方丈,可能名正言顺进入后宫了向武媚“奏事”。期间武媚以皇太皇临朝,开始酷吏政治,并向佛教靠拢,妄想自己是神,是佛,薛怀义投其所好称武媚是弥勒佛转世,武则天沉迷于无比自恋的状态,荒淫无度,严酷专治,建立万象神宫、明堂,以神皇自居。

  公元690年武则天建立武周王朝,登上皇位,当上中国历史唯一的女皇。登上至高无上的皇位,武则天六十六岁了,人生到此逐渐开始回望和自省,心似乎也开始柔软和温润起来,见不得争斗和血光之灾。武则天开始逐渐厌弃薛怀义的伟岸和张狂,喜欢温柔、俊美和缠绵起来,有点想初恋情人高宗皇帝的柔情细腻了。在这个当下,朝中御医沈南缪儒雅胆小,身形与高宗有几分相像,触动了武则天那颗心的一处,于是薛怀义失宠了,武则天需要的是文质彬彬、体贴细腻温柔的沈南缪了。

  694年,冲动的、恼火的薛怀义不堪受到冷落,竟一把火烧了明堂。烧了明堂上方印有凤压九龙的图案。武媚开始嫌弃自己与薛怀义的过往,不耻再与这个混厮纠缠,更是受够了天下人笑话她与冯小宝(薛怀义的原名)的丑事。武则天必须消灭薛怀义,不能让自己的腌臜成为老百姓街头巷尾的笑料。武则天做过的荒唐事太多,此刻自己也觉得荒唐了。所以有人替武则天找机会将薛怀义乱棍打死。

  武则天渐渐衰老,但是却不服老,七十多岁了,什么都管不了了,什么国家,朝政,都交由一批忠贞大臣料理,自己享皇帝之乐。可是已过中年的沈南嫪虽然仍文雅风流,但已身心虚弱,他极尽所能地想服侍好武则天,但已力不从心。因此没过多久,武则天便陷入了寂寞郁闷当中,年龄日高,人性温良起来,缠绵起来,招忠良之士回朝治国,自己终日轻松和玩乐。此时二张上场了,武则天宠幸二十岁年纪的张姓兄弟俩,他们聪颖貌美,才华横溢,每天都能让武则天安心的入眠。武则天也在这两个年轻人身上找到了一丝慰藉。武周晚年,二张把持朝政,败坏朝纲。神龙元年(705年)正月十二日,张柬之、敬晖、桓彦范、崔玄暐、袁恕己、李多祚等大臣趁武则天病重发动神龙政变,迎李显复辟,张昌宗、张易之双双被诛。

  但是纵观武则天把持朝政的五十五年,与其说武则天被政变推翻,不如说武则天玩够了,也活够了,要寿终正寝了,这天下是谁的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武皇晚年享乐为主,回归人性之初,管什么争斗,什么钱、权、外物、名利,都是浮云,只要心里高兴顺意,只要心的归属和实实在在的欢乐和放下。

  对于后继之人,议来议去,到底传给了儿子,李家的后人。女人无论再强再大,还是落个后继无人。与其说正义之士恢复大唐,不如说武则天觉悟人生,不想再重复经历过的人生,争来斗去,武媚已然不屑。自己的时代与自己的生命一道结束,八十二岁逝世,则天不想玩了,没时间玩了,则天是被打败了吗?谁能推翻武则天呢?除了时间、岁月和年老,没有谁真正赢过武则天。

  武则天一生什么都尝遍了,爱恨情仇,名利权位,争斗游戏,生老病死,没有什么遗憾,该归去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