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人大代表提建议称应立法关闭所有网吧

  • 日期:11-13
  • 点击:(1852)


全国人大代表麦石蕊建议通过立法手段关闭网吧,减少网吧对青少年的侵害,让青少年远离网吧和色情,健康成长。

四年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一名成员提出关闭全国网吧的建议,理由与网吧侵犯青少年并指责网吧等同于色情一样。 真的是这样吗?

说网吧涉及色情和毒品,就是抹杀了世界各地公安机关和文化执法部门多年的整治成果。 网吧与KTV的不同之处在于没有交易色情的地方,在互联网上浏览色情内容根本是不可行的,因为网吧系统配备有由主管当局审查的监控系统,该系统将过滤掉网上冲浪者的不适当请求。 从某种意义上说,网民在家偷偷浏览色情内容是完全可行的,但去网吧是不可行的。 至于一些提供色情内容的合法网站,用户可以在网吧浏览。这和网吧有什么关系?

至于与毒品有关的指控,它们甚至更令人困惑。 网吧也卖饮料和小吃。至多,他们秘密出售香烟。何时何地有经营毒品生意的网吧?如果批评家所说的“毒药”指的是网络成瘾,那就更站不住脚了。 去网吧=玩游戏,这个等式还没有完全建立,但它一般描述了网吧的主要功能。 人们称网游成瘾为网瘾,但网瘾和毒瘾完全不同,更接近于纸牌成瘾、过度购物成瘾、手机游戏成瘾和“偷红包” 根据一位代表和一位议员提出的逻辑,如果要通过立法手段关闭网吧,所有可能导致上瘾的场所和行为,如打麻将、打牌、购物和手机游戏,也应该禁止。

那么,关于网吧伤害青少年的指控成立吗?网吧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这是多年来的惯例。互联网会员卡已经升级为身份证。不幸的是,一些决心批评网吧的人对此并不清楚。他们一再声称孩子们可以随意进入网吧。事实上,正是因为一些地方“严厉打击”和严格控制合法网吧,才使得住宅建筑、城中村等地方的黑网吧有机会接受市场需求。这些黑网吧根本不履行合法网吧检查上网者身份的义务,并且可以为此付费。

下一个问题是,确实有许多年轻人已经获得身份证,并已成年,特别是高中和大学的学生。这些沉迷于网络(网络游戏)的人是关闭或大量减少网吧的合适理由吗?由于网吧受到更严格的审批监管,牌照非常值钱,运营费用也很高,导致网吧上网费用逐年增加。现在经常去网吧的网民主要是33,354名工作过(达到工作年龄)的成年人和在网吧玩游戏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他们有电脑配置,可以在家里或宿舍在线玩游戏。他们仍然花很多钱在网吧玩游戏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融入了这个群体的心理需求 如果有人认为沉迷于游戏是有害的,那么即使现有的网吧关闭了,上述群体组队、集体游戏的市场需求仍然存在,完全有可能转移到茶馆等地方。有必要提议下一步关闭茶馆吗?

有人可能会问,网吧一点问题都没有吗?根据美国心理学家的说法,对虚拟网络的上瘾会微妙地影响人们的个性,并可能导致一些人的行为走向极端,带来潜在的社会危害。 问题是网瘾不仅可能发生在网吧,也可能发生在家里。随着手机游戏的丰富,甚至有随时随地传播的趋势。 许多人仍然玩游戏,上厕所时会变得疯狂。应该通过立法来限制他们上厕所的时间,还是应该强制在每个家庭的厕所门口安装一个手机探测器,以便他们不被允许带着手机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