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

  • 日期:07-19
  • 点击:(1187)


  ?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三章

  ? ? ? ? ? ? ? ? ? ? 林新成提前写计划

  ? ? ? ? ? ? ? ? ? ? 文教办调来新主任

  ? ? ? ? ? ? ? ? ? ? ? ? ? ? 1

  李桂梅在第二天的下午才回去。李桂荣因行动不便,初二这天也沒有去娘家走亲戚,只林新成一个人去了。

  春节假期过后,一般都是初十前后开学,今年定的就是初十。在开学的前一天,召开一次全体校长或全体教师会议,也是公社文教的贯例。因此,在会议的前一天,写好新学期的整体工作计划,也是办公室主任义不容辞的责任。

  正月初八吃了早饭,林新成便骑着自行车去文教上,去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

  走到吕孟屯西北角河的岸北时,正好赶上步行向北走的吕凤英。林新成走到她跟前下了自行车问:“凤英妹妹,你干啥去呀?"

  吕凤英回头一看,见是林新成,高兴的说:“是我哥呀。这不是快开学了吗,我到柳林岗供销社去撕几块布,给我爹我娘各做身春天换的衣服。哥,你干啥去呀?"

  林新成说:“初十要开学了,我到文教上写一下新学期的整体工作计划和近期工作安排。以备明天开校长会或教师会用。"

  吕凤英笑道:“那我就不用步行了。哥,我骑着车子带着你吧。"

  林新成说:“还是我带着你吧。"说过就骑上了车子,吕凤英一欠屁股坐在了后衣架上,右胳膊随即搂住了林新成的腰。因为去年上县体检那天,吕凤英被林新成带着的时候,总是与孟凡芸一样搂着他的腰,所以今天他也没有制止她。

  “哥,中午回来不回来?"吕凤英问。

  “回来,只是什么时候写好什么时候回来。"

  “一上午还写不好吗?"

  “尽量写好。一上午写不好就晚一会儿回来。"

  “年假中学校的伙上还有没有饭?"

  “我听说好象没有,值班老师都是到吃饭时回家,吃了饭再去。真路远的,为了照顾他们,没有安排值年假班。"

  “学校校长还怪有人情味哩。"吕凤英说过这句话后,又说道:“哥,那好,我截了布后到文教上去,我是学中文的,看看你是怎样写新学期计划的,你写好后还带着我回来。"

  林新成说:“那好啊。"

  他们走着说着,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供销社门口,吕凤英下了自行车去了布匹门市部,林新成继续往前走。他来到学校大门口,见大门上的小门上着锁,说明值班的老师还没有来,甚至于就根本没有打算来,只要夜里在学校睡就行了。

  林新成从裤兜里掏出张校长给他的大门上的钥匙,打开锁推开小门,正准备推着车子走进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民办老师慌慌张张的从大路的东段走了过来,林新成知道,他家就在东边不远。他还没有走到林新成跟前,就高兴的说:“林主任,我想着你今天就会来,我吃了饭就跑过来看看。"

  林新成问:“你这样想有什么事要给我说吗?"

  那个民办老师说:“今天摊我在学校值班,可是,今天家里要来几个亲戚,我得在家陪他们。"

  林新成说:“今天都初八了,怎么还有亲戚来?"

  “都是一年一趟的亲戚。不是有句话说,亲戚走到初七八,都是老亲掉了牙,年下再不走,就会断亲了,既然来了,也不能不照应呀?"

  林新成一想也是,就说道:“那好,你在家等着陪他们吧,我替你看着点。反正现在还在假期中,学校也没事。"

  那个老师说:“林主任,现在学校的伙还没有开,中午你到我家吃饭。"

  林新成说:“上你家吃午饭我就不去了。我无早无晚的写好新学期的工作计划就回去了,你下午来学校看看就行了。"

  那个老师高兴的走了。林新成推车走进学校,他考虑着吕凤英停一会儿还要来,也就沒有关上小门。

破毛巾悠打悠打桌子上椅子以及床上的灰尘,坐下来还没有写多少字,吕凤英便来了。林新成说:“妹妹,我这才开始写,等写好还早着呢,你还不如先回去呢。"

  吕凤英把她扯的两块布往床上一扔,坐在离.林新成最近的床沿上说:“早就早呗,我不是学习你怎样写工作计划的吗。"

  林新成说:“你要真是为了学习,那就坐一旁看吧,也趁着给我参谋参谋。"

  林新成说过正要写,吕凤英又问了:“哥,我进来咋没有见有值班老师呀?"

  林新成便把今天的值班老师家里有亲戚来,让自己替他看着的情况告诉了吕凤英。

  吕凤英听了心里很是高兴,天助我也,今天就是我报答老师的最好机会。

  自从去年那天夜里,吕凤英要把自己的女儿身送给林新成来报答老师对她的关爱,受到林新成诚心的劝说之后,就一直把对林新成的感恩之情深埋在心里,等待着以后有合适的时候再报答老师。当知道林新成为了让她上大学,竟接受了长相一般的县文教局副局长的妹妹李桂梅的要求,与她发生了那个事情以后,更觉得欠老师的情太多了,发誓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子奉献给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哥哥林新成。李桂梅后来与新成哥主动断了,还求新成哥把他们的事情告诉桂荣姐,她觉得李桂梅不是什么诚实,而是傻。与这么一个好男人有了那个事,怎么能舍得与他断了?这事怎能再告诉他的妻子桂荣姐呢?以后作得保密一些不让任何人发现誰的名誉也不受影响,不告诉桂荣姐她也不会生气。她就准备这样做。这样做也不算对不起桂荣姐,自己又不打算当第三者要新成哥与桂荣姐离婚而娶自己,而是用这种方式去感恩新成哥对自己的关爱和付出。不用这种方式感恩他,心里会一辈子过意不去。

  当然,吕凤英也想到了,林新成怕影响她和王运生的感情甚至婚姻的变化,不去破她的女儿身。为了打消林新成的这个顾虑,寒假中,在她来了例假快结束时,去了王运生家,并住下了一夜,让王运生进行了那事,事后,王运生发现双方上面都有很多鲜血,很是高兴,还给她开玩笑说:“你这么多年和林老师关系那么好,我还以为你早被林老师开过了墒,并发生过多少次呢。"当时吕凤英很气恼的说:“你以为林老师象你那样污浊呢。你那样怀疑我还不给我结局另找人?"王运生就赔情道:“怨我小肚鸡肠了。我给你说,你就是和林老师有那事,我也不与你结局。王杏丽李荣荣那样有名的破鞋,林新龙和林崇礼还要呢,更何况你是一个大学生,更何况你也不是乱来的人。"

  与王运生发生了那事以后,更使她坚定了用那个方式来报答林新成的决心了。

  吕凤英尽管一直有这种想法,但在没有合适的机会时,表现的一直很矜持稳重,从没有一点张狂的言语和行动。今天有机会了,她怎肯放过?十几亩大一个院子里,就他们俩个人,无论怎样折腾,都不会有人知道。

  听林新成说过今天的值班老师不会再来了,她什么话也沒再说,站起来走了出去。她来到大门口,关上小门,并用锁在里边掛住,外边再也不能进来一个人了。

  吕凤英重新回到文教办公室,站在林新成身旁说:“哥,停一会儿再写,我想给你说个事。"

  林新成就停住了笔,面向吕凤英笑着问:“妹妹,什么事?"

  吕凤英一下子坐在林新成怀里,撒娇道:“哥,抱我一会儿亲我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