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的好处却给中国带来了灾难”

  • 日期:08-08
  • 点击:(623)


?

友人麦杰思从伦敦来京,中午在七彩云南大酒楼安贞店一起吃饭。我们1986年认识,到现在有30多年了。饭后合影留念,麦杰思的头发白了,我的头发也白了,各自身旁的女儿都已长大成人了。

放大一些看的清楚

有一次吃饭时,钢琴家赵胤胤说起红酒,他的一个观点对我很有启发。有人问为什么中国没有红酒,现在中国做的那些红酒感觉如何?胤胤说,"老天爷是公平的,他把茶给了中国人,所以把葡萄酒给了欧洲人,中国人把茶做到了极致,欧洲葡萄酒则是丰富多彩,因此也就别想中国能做出什么好的红酒来了。"

这个观点我很喜欢,但是肯定会遭到中国那些酒庄老板和顾问的反对。抛开利益层面的各种关联,单从品质上讲,目前中国还真没有什么好红酒。胤胤说,那些喝着感觉还不错的国产红酒,性价比已经严重扭曲了。4000多元一瓶的国产红酒,也就是欧洲三分之一价格的红酒。如果把世界看作是一个共同体的话,国产红酒的努力实在没什么意义,尤其红酒这东西既不是生活必需品,也不涉及到国家层面的食品安全。

这个问题反过来在欧洲也存在。在茶叶进入欧洲后,18世纪末已经成为英国人生活中的必需品,在法国也曾经风靡一时,但是也只有英国人、荷兰人保持了对茶饮的热爱,在法国很快被咖啡和葡萄酒取代。按照法国著名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的说法就是:茶叶只有在那些不生产葡萄酒的国家才能够真正受到人们的喜爱。(《茶—嗜好、开拓与帝国》P23)布罗代尔的说法有些调侃的味道,不过倒是对胤胤观点的一个佐证。(大学的时候,看过布罗代尔的《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黄仁宇的历史观受布罗代尔影响,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到布罗代尔的影子。)

1662年嫁给查理二世的葡萄牙公主凯瑟琳·布拉甘扎让饮茶成为宫廷时尚,影响到上流社会和富人阶层,往下蔓延成为英国人的日常,这也让英国进口茶叶有了飞速的增长,“在18世纪的第一年,英国的茶叶消费量,即使加上走私茶叶,也不到10万磅;而到了该世纪最后一年,茶叶的消费量达到了2300万磅,增长了超过200倍。英国的茶叶进口量如此之大,以至于人们担心没有足够的银子从中国人那里购买茶叶了。”(《茶—嗜好、开拓与帝国》P50)

于是鸦片出现了,再后来有了鸦片战争,中国近代史的帷幕因为茶叶贸易被坚船利炮拉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