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春省亲、探春藏拙,后退比锋芒更有用!

  • 日期:09-09
  • 点击:(1545)


  原创阅读后遗症昨天我要分享

  《红楼梦》中贾府煊赫时代的一次重中之重、华而又华的盛会——元春省亲,既是对贾府政治地位、家族势力的官方认可,也是亲人骨肉团聚的喜庆时刻,更带着这个延绵百年豪族最后一丝“回光返照”的启示意味。

  于公于私都很重要,于情于理都非常值得大书特书。

  在这场省亲中,元春和姐妹们以及宝玉有一项很重要的集体活动,写诗。

  元春既可以借此来考察众人学识、完成“功课监督”工作,也可以通过这项颇为风雅的活动来完成互动(毕竟这样的场合更适合吟诗而不是划拳行酒令)。

  活动虽然没有清晰的选拔条件、评奖规则,但人人心知肚明桂冠必须属于贾宝玉。

  众姐妹中最擅长写诗的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一个被迫一个主动,都收敛了才华;林黛玉碍于“除宝玉外每人只写一首”的规则、没机会施展才华,只好暗戳戳帮助宝玉作弊、帮他写出了最好的作品。而以薛宝钗的性情,她早已明白今夜诗歌大赛主角不是自己,安心本分演好“配角”背景板才是正道。

  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的,还有探春。

  

  和《杏帘在望》从“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的稻香村景色写到“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的歌功颂德这般扣题严密、格局宏大、立意高远相比,迎春、探春姐妹的诗作简直如同朋友圈感慨“天啦这是真的吗,姐姐让我写诗啊,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好激动啊”!

  迎春写“园成景备特精奇,奉命羞题额旷怡。谁信世间有此境,游来宁不畅神思?”前一半内容是在叙述事情的源头和由来:园子盖好了,我奉命来题,虽然很不好意思(诗里写的“羞”);后一半是很普通的吹捧套话:人间仙境!探春更夸张,一半以上的内容都在重复“哎呀怎么办让我写但是我不会,那么不好意思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

  探春写“名园筑出势巍巍,奉命何惭学浅微。精妙一时言不出,果然万物生光辉。”和迎春完全一样的套路。

  

  古人视作常常如此,开篇交代为何写这首诗,但这种模式常见于长篇歌行体,此后这种“写作理由”往往被用作题注、尤其是在有宋一代词中尤其明显。

  众所周知迎春和惜春二人素来不擅长写诗,每次诗社活动都混在人群中打酱油划水,一度主动提出要退社但被强行留下。

  而探春不同,“元迎探惜”四人对应的技能分别是琴棋书画,虽然探春最擅长的是书法、但在诗文上也并非庸才,书中历次诗歌相关的活动里、她的表现都远超迎春也远超这次省亲诗会上的自己。

  

  这次如此“差评”的表现,是因为探春明白,自己格外需要藏拙。

  众姐妹藏拙或“真”拙,是为了众星捧月显出贾宝玉的本事,好让元春这位亲姐姐高兴;同时也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氛围需要。而探春格外要更“拙”,因为元春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请注意这一天宝玉被频繁提起的时候,元春另一位同父异母的弟弟贾环,甚至没资格出席,理由是“身体不适”。

  重大场合只要是能喘气、就算抬也要抬来,所谓“身体不适”不过是托词,不过是元春要表明态度:嫡亲的宝玉才是家中正经继承人、庶出的贾环连上台面的机会都没有。

  探春何其七巧玲珑心,平日伶牙俐齿在宝玉禁声时都敢上线劝贾母的这么一位姑娘,选择了“拙”而又“拙”。

  对于她来说,在这样的时刻,后退才是比锋芒毕露更好的保护色。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红楼梦》中贾府煊赫时代的一次重中之重、华而又华的盛会——元春省亲,既是对贾府政治地位、家族势力的官方认可,也是亲人骨肉团聚的喜庆时刻,更带着这个延绵百年豪族最后一丝“回光返照”的启示意味。

  于公于私都很重要,于情于理都非常值得大书特书。

  在这场省亲中,元春和姐妹们以及宝玉有一项很重要的集体活动,写诗。

  元春既可以借此来考察众人学识、完成“功课监督”工作,也可以通过这项颇为风雅的活动来完成互动(毕竟这样的场合更适合吟诗而不是划拳行酒令)。

  活动虽然没有清晰的选拔条件、评奖规则,但人人心知肚明桂冠必须属于贾宝玉。

  众姐妹中最擅长写诗的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一个被迫一个主动,都收敛了才华;林黛玉碍于“除宝玉外每人只写一首”的规则、没机会施展才华,只好暗戳戳帮助宝玉作弊、帮他写出了最好的作品。而以薛宝钗的性情,她早已明白今夜诗歌大赛主角不是自己,安心本分演好“配角”背景板才是正道。

  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的,还有探春。

  

  和《杏帘在望》从“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的稻香村景色写到“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的歌功颂德这般扣题严密、格局宏大、立意高远相比,迎春、探春姐妹的诗作简直如同朋友圈感慨“天啦这是真的吗,姐姐让我写诗啊,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好激动啊”!

  迎春写“园成景备特精奇,奉命羞题额旷怡。谁信世间有此境,游来宁不畅神思?”前一半内容是在叙述事情的源头和由来:园子盖好了,我奉命来题,虽然很不好意思(诗里写的“羞”);后一半是很普通的吹捧套话:人间仙境!探春更夸张,一半以上的内容都在重复“哎呀怎么办让我写但是我不会,那么不好意思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

  探春写“名园筑出势巍巍,奉命何惭学浅微。精妙一时言不出,果然万物生光辉。”和迎春完全一样的套路。

  

  古人视作常常如此,开篇交代为何写这首诗,但这种模式常见于长篇歌行体,此后这种“写作理由”往往被用作题注、尤其是在有宋一代词中尤其明显。

  众所周知迎春和惜春二人素来不擅长写诗,每次诗社活动都混在人群中打酱油划水,一度主动提出要退社但被强行留下。

  而探春不同,“元迎探惜”四人对应的技能分别是琴棋书画,虽然探春最擅长的是书法、但在诗文上也并非庸才,书中历次诗歌相关的活动里、她的表现都远超迎春也远超这次省亲诗会上的自己。

  

  这次如此“差评”的表现,是因为探春明白,自己格外需要藏拙。

  众姐妹藏拙或“真”拙,是为了众星捧月显出贾宝玉的本事,好让元春这位亲姐姐高兴;同时也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氛围需要。而探春格外要更“拙”,因为元春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请注意这一天宝玉被频繁提起的时候,元春另一位同父异母的弟弟贾环,甚至没资格出席,理由是“身体不适”。

  重大场合只要是能喘气、就算抬也要抬来,所谓“身体不适”不过是托词,不过是元春要表明态度:嫡亲的宝玉才是家中正经继承人、庶出的贾环连上台面的机会都没有。

  探春何其七巧玲珑心,平日伶牙俐齿在宝玉禁声时都敢上线劝贾母的这么一位姑娘,选择了“拙”而又“拙”。

  对于她来说,在这样的时刻,后退才是比锋芒毕露更好的保护色。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