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than sleep”,盒子空间引领住宿新模式

  • 日期:07-19
  • 点击:(1092)


  

  近年来,长租公寓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随之而来的也有各种安全性负面报道。结果,玩家们确实都好景不长,有媒体粗略统计发现,自2018年以来,已经前后有近16家或大或小的长租公寓品牌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另一个不能忽视的现象是自2018年8月份开始,北京、上海、浙江等多省市已开展租金贷业务的监管,不少银行叫停了租金贷业务。租金贷业务的强监管和长租公寓的死亡时间如此吻合,不由得人们不产生联想这些公寓做的究竟是租房还是金融生意。

  7月4日,处于房价顶峰的深圳还率先出台政策草案,对住房租赁企业向个人出租住房的若符合登记要求并不高于租金指导价的,适当给与降低增值税优惠。表面上对租房企业是一种政策优惠,但实际上背后则是“稳租金”的信号,削弱租房企业的租金控制权。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一家互联网背景的新企业则是强势杀入市场,盒子空间SpaceBox(下文简称盒子)在一年内获得两轮投资近亿元。它的商业模式和来自印度的“怪兽”OYO似曾相识,都是作为平台方对第三方旅馆进行改造,累计融资超过12亿美金的OYO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发展为国内市场第二大酒店集团,缺又迅速陷入数据造假、裁员、高管离职等一系列的困境。

  强调给年轻人提供科技潮流、个性化住宿体验的盒子,会是下一个OYO吗?

  

  盒子曾公布一组数据作为其需求洞察的印证“80%的年轻人追求个性化的住宿体验,同时92%的用户更渴求自己的私人空间,在北上广三地这一数字高达98%”。

  针对潜在消费者需求,盒子主打的策略可归纳为“二新”。

  第一个“新”表现在体系个性化和实用性并存的“私人空间+非住宿场景”模式。用白话来说,就是根据如聚会、庆生、求婚、阅读、讨论等不同的主题场景对房间进行对应的设计,把部分原来民宿里公共空间所承载的功能挪到私人空间里。

  显然,这里的个性化不是真正意义上千人千面的个性化,而是根据需求场景定制的个性化。

  这样的设计确实是一种能平衡需求和成本的模式。一方面,由于提供了住宿以外的社交场景价值,可以通过满足用户的“新鲜感”,促使他们在不同的场景下多次选择住店,另一方面,对比起真正意义上的个性化而言,这才是一个成本可控的可行方案。

  

  盒子的另一“新”则表现在采取分时租赁的模式。区别于传统酒店往往只有整晚住宿和每四小时计算的钟点房方式,盒子的租赁计费显然更加灵活。

  之所以如此设计,当然是为了配合“more than sleep”的主营策略,迎合不同场景所需要的时间段,也尽可能让一个房间在一天内发挥最大的住宿效用。

  一个银币总会有两面,分时租赁需要能一定程度提升坪效,但也带来更大的管理难度,尤其是清洁时间的安排。

  创新总需要不断调整和迭代,只要是能通过具备差异化的方式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剩下的更多是解决问题的决心而已。

  

  ?反观OYO在印度的成功,赢在了其为消费者提供了平价而高质量的住宿体验,来到中国市场,确是有类似的市场环境,但也有7天、如家等已经在市场上经营多年的经济型连锁酒店竞争对手,今年五月,华住集团和IDG资本战略投资的H连锁酒店也在成都正式对外亮相目标瞄准下沉市场。

  或是因此原因,OYO采取了近乎于激进的扩张策略,既表现在上述提到的签约酒店扩张速读,也表现在其对于一些关联业务公司的投资收购行为。该策略带来的结果不单止是流动资金压力,还是合作酒店质量的参差不齐。

  作为后来者,其实时间已经不是最要紧的竞争要素,而往往是差异化的体验,是质量。期望盒子能吸取OYO中国的教训,静下心来打磨新开创的商业模式,避免资本驱使下的盲目扩张。

  打着“反共享经济”的旗号实际上只是偷换了“共享”的理念,强调个性化、私人空间的盒子,或许能给负面消息频出的住宿行业带来新气息。

  

  作者:君健,学金融的互联网人,爱折腾的热血青年。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Upto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