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上班的宝妈

  • 日期:07-25
  • 点击:(726)


烟带回家。

  文文皱着眉头嘟嚷道,“每次我出门就要我买这买那,一共才给我二百元钱,哪够用啊。女儿要的学习资料还没买。”

  只见她点开微信发语音给她男人“要我买烟发点钱过来,钱都花完了。”

信息。

  “洗衣液卫生纸,油和菜,都是家里要用的。快点发钱过来,不然我没钱买。”文文音量很高地回答。看得出她有点愠怒了。

  只听得“叮咚”一声,她老公给她发过来一个红包。“他妈的,才一百元。这个小气鬼。”文文一面点开红包,一面愤愤不平地骂道。

  我望着这个二十七八岁尚还年青的美女,问她“你怎么不出去挣钱,天天窝在家里带孩子不烦燥啊。”

  她叹口气“没办法,我女儿给她奶奶带我不放心。她奶奶又不爱收拾,家里乱七八糟的。”

  其实前几年,她两个女儿一直是她婆婆照顾,倒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而这两年,文文的公公婆婆给他们建楼房。她公公自己是泥水匠,建房不准备请人,五十出头的公公一个人砌墙,身体健壮的婆婆帮着调水泥。夫妻俩决定以己之力花一年时间建成楼房。

  文文的老公买台货车帮人拉货,生意跑不赢,看到自己父母里里外外这么辛苦忙碌不忍心,要文文不出外打工了,在家照顾两个女儿,帮着做一家人的饭菜。

  文文这几年打工,挣的钱也不多,都自己花光了。他老公答应养着她。

  刚开始,老公挣得钱也都交给文文,要加油修车又找文文要钱。文文过了一段经济自由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公婆每天忙进忙出,而儿媳每天没事捣鼓着手机玩。公公婆婆认为她做这点事太清闲了。这些事情在婆婆眼中,那都不算事,是自己做别的事情之后随手拈来的活儿。而如今儿媳妇赋闲在家,既不出去挣钱,还天天找自己儿子要钱买这买那,很是看不顺眼,总在儿子耳边唠叨不要给太多钱给文文花。

  于是她老公挣得钱不再交给她,每次文文要钱也不会多给,一次一两百元。

  我实在想不通,像文文这种急性子的人,居然能忍着看人脸色,伸手找自己老公要钱花的日子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她完全可以到附近超市或者服装店找份工作,一个月一两千元,足够自己零花了。

  96

  六月荷清香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4.6

  2019.07.21 00:48

  字数 867

烟带回家。

  文文皱着眉头嘟嚷道,“每次我出门就要我买这买那,一共才给我二百元钱,哪够用啊。女儿要的学习资料还没买。”

  只见她点开微信发语音给她男人“要我买烟发点钱过来,钱都花完了。”

信息。

  “洗衣液卫生纸,油和菜,都是家里要用的。快点发钱过来,不然我没钱买。”文文音量很高地回答。看得出她有点愠怒了。

  只听得“叮咚”一声,她老公给她发过来一个红包。“他妈的,才一百元。这个小气鬼。”文文一面点开红包,一面愤愤不平地骂道。

  我望着这个二十七八岁尚还年青的美女,问她“你怎么不出去挣钱,天天窝在家里带孩子不烦燥啊。”

  她叹口气“没办法,我女儿给她奶奶带我不放心。她奶奶又不爱收拾,家里乱七八糟的。”

  其实前几年,她两个女儿一直是她婆婆照顾,倒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而这两年,文文的公公婆婆给他们建楼房。她公公自己是泥水匠,建房不准备请人,五十出头的公公一个人砌墙,身体健壮的婆婆帮着调水泥。夫妻俩决定以己之力花一年时间建成楼房。

  文文的老公买台货车帮人拉货,生意跑不赢,看到自己父母里里外外这么辛苦忙碌不忍心,要文文不出外打工了,在家照顾两个女儿,帮着做一家人的饭菜。

  文文这几年打工,挣的钱也不多,都自己花光了。他老公答应养着她。

  刚开始,老公挣得钱也都交给文文,要加油修车又找文文要钱。文文过了一段经济自由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公婆每天忙进忙出,而儿媳每天没事捣鼓着手机玩。公公婆婆认为她做这点事太清闲了。这些事情在婆婆眼中,那都不算事,是自己做别的事情之后随手拈来的活儿。而如今儿媳妇赋闲在家,既不出去挣钱,还天天找自己儿子要钱买这买那,很是看不顺眼,总在儿子耳边唠叨不要给太多钱给文文花。

  于是她老公挣得钱不再交给她,每次文文要钱也不会多给,一次一两百元。

  我实在想不通,像文文这种急性子的人,居然能忍着看人脸色,伸手找自己老公要钱花的日子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她完全可以到附近超市或者服装店找份工作,一个月一两千元,足够自己零花了。

烟带回家。

  文文皱着眉头嘟嚷道,“每次我出门就要我买这买那,一共才给我二百元钱,哪够用啊。女儿要的学习资料还没买。”

  只见她点开微信发语音给她男人“要我买烟发点钱过来,钱都花完了。”

信息。

  “洗衣液卫生纸,油和菜,都是家里要用的。快点发钱过来,不然我没钱买。”文文音量很高地回答。看得出她有点愠怒了。

  只听得“叮咚”一声,她老公给她发过来一个红包。“他妈的,才一百元。这个小气鬼。”文文一面点开红包,一面愤愤不平地骂道。

  我望着这个二十七八岁尚还年青的美女,问她“你怎么不出去挣钱,天天窝在家里带孩子不烦燥啊。”

  她叹口气“没办法,我女儿给她奶奶带我不放心。她奶奶又不爱收拾,家里乱七八糟的。”

  其实前几年,她两个女儿一直是她婆婆照顾,倒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而这两年,文文的公公婆婆给他们建楼房。她公公自己是泥水匠,建房不准备请人,五十出头的公公一个人砌墙,身体健壮的婆婆帮着调水泥。夫妻俩决定以己之力花一年时间建成楼房。

  文文的老公买台货车帮人拉货,生意跑不赢,看到自己父母里里外外这么辛苦忙碌不忍心,要文文不出外打工了,在家照顾两个女儿,帮着做一家人的饭菜。

  文文这几年打工,挣的钱也不多,都自己花光了。他老公答应养着她。

  刚开始,老公挣得钱也都交给文文,要加油修车又找文文要钱。文文过了一段经济自由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公婆每天忙进忙出,而儿媳每天没事捣鼓着手机玩。公公婆婆认为她做这点事太清闲了。这些事情在婆婆眼中,那都不算事,是自己做别的事情之后随手拈来的活儿。而如今儿媳妇赋闲在家,既不出去挣钱,还天天找自己儿子要钱买这买那,很是看不顺眼,总在儿子耳边唠叨不要给太多钱给文文花。

  于是她老公挣得钱不再交给她,每次文文要钱也不会多给,一次一两百元。

  我实在想不通,像文文这种急性子的人,居然能忍着看人脸色,伸手找自己老公要钱花的日子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她完全可以到附近超市或者服装店找份工作,一个月一两千元,足够自己零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