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才是青春(218) 连夜去天津

  • 日期:08-09
  • 点击:(847)




  开厂总是有风险的存在,尤其我的正翔厂专做汽车零部件,这个质量风险更大。办厂伊初,我做的一个铁件送到天津一汽大众装不上,那次我连忙带着技术员坐飞机去天津处理,当时去时我心里急得要命,因为如果处理不好,那我的厂至少损失几十万元,而当时我的厂才起步,还没有在市场站稳脚根,真的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不想,2017年又出了一件大事,把我和晴谷吓着了。

  还是天津那个工厂。

  原来那个铁件已经淘汰了,这次是一个新品。

  我得知出了产品质量问题,便对晴谷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既然出了质量问题,第一要及时去解决,第二要承担责任,该花钱的就得花钱,第三要找出原因,不能再次出错。

  不知道儿子听明白了没有?

  我也想去天津。

  晴谷说,他一个人先过去看看,对方讲是表面出质量问题,或许这个质量问题是表面处理的工厂的,与我们不搭界,所以他让我不用担心。

  傍晚5时下班回家,晴谷对我说,明天上午他坐飞机去天津,先过去看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他反过来这样安慰我。我觉得晴谷真的成熟了,面对苦难能够从容不迫。

  我真的以为明天他才去天津,所以那个晚上我不急不躁,仍然安静地坐在电脑前写文章,却不知道晴谷当天晚上十时的飞机,他连夜去了天津。

  第二天早晨我才知道这一件事。唉,他为了不让我们父母担心,所以没有把连夜去天津这个事告诉我们。儿行千里母担忧,儿子半夜坐飞机,而我们做父母的却一点都不知道。

  晴谷一早就到了那家工厂,被告知一个产品要150多元,现在有一万多个产品有质量问题,这些产品都要退回,并且给予赔偿。闻听此言,晴谷吓得腿都软了下去。

  为了这个零件质量问题,上海大众公司两次派人来我厂里看生产现场和原料仓库,一个环节又一个环节寻找,而找不到我们有什么问题,后来也没有处罚我们。但是在这个半年多时间里,晴谷和我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不知道这个事情如何解决。不管这样,这个事情还是圆满解决了。现在我感觉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晴谷刚踏上社会,确实是给他上了很好的一课,必须重视产品质量,否则造成质量问题,真的会是倾家荡产的呵!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66.3

  2019.08.06 02:58*

  字数 839

  开厂总是有风险的存在,尤其我的正翔厂专做汽车零部件,这个质量风险更大。办厂伊初,我做的一个铁件送到天津一汽大众装不上,那次我连忙带着技术员坐飞机去天津处理,当时去时我心里急得要命,因为如果处理不好,那我的厂至少损失几十万元,而当时我的厂才起步,还没有在市场站稳脚根,真的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不想,2017年又出了一件大事,把我和晴谷吓着了。

  还是天津那个工厂。

  原来那个铁件已经淘汰了,这次是一个新品。

  我得知出了产品质量问题,便对晴谷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既然出了质量问题,第一要及时去解决,第二要承担责任,该花钱的就得花钱,第三要找出原因,不能再次出错。

  不知道儿子听明白了没有?

  我也想去天津。

  晴谷说,他一个人先过去看看,对方讲是表面出质量问题,或许这个质量问题是表面处理的工厂的,与我们不搭界,所以他让我不用担心。

  傍晚5时下班回家,晴谷对我说,明天上午他坐飞机去天津,先过去看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他反过来这样安慰我。我觉得晴谷真的成熟了,面对苦难能够从容不迫。

  我真的以为明天他才去天津,所以那个晚上我不急不躁,仍然安静地坐在电脑前写文章,却不知道晴谷当天晚上十时的飞机,他连夜去了天津。

  第二天早晨我才知道这一件事。唉,他为了不让我们父母担心,所以没有把连夜去天津这个事告诉我们。儿行千里母担忧,儿子半夜坐飞机,而我们做父母的却一点都不知道。

  晴谷一早就到了那家工厂,被告知一个产品要150多元,现在有一万多个产品有质量问题,这些产品都要退回,并且给予赔偿。闻听此言,晴谷吓得腿都软了下去。

  为了这个零件质量问题,上海大众公司两次派人来我厂里看生产现场和原料仓库,一个环节又一个环节寻找,而找不到我们有什么问题,后来也没有处罚我们。但是在这个半年多时间里,晴谷和我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不知道这个事情如何解决。不管这样,这个事情还是圆满解决了。现在我感觉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晴谷刚踏上社会,确实是给他上了很好的一课,必须重视产品质量,否则造成质量问题,真的会是倾家荡产的呵!

  开厂总是有风险的存在,尤其我的正翔厂专做汽车零部件,这个质量风险更大。办厂伊初,我做的一个铁件送到天津一汽大众装不上,那次我连忙带着技术员坐飞机去天津处理,当时去时我心里急得要命,因为如果处理不好,那我的厂至少损失几十万元,而当时我的厂才起步,还没有在市场站稳脚根,真的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不想,2017年又出了一件大事,把我和晴谷吓着了。

  还是天津那个工厂。

  原来那个铁件已经淘汰了,这次是一个新品。

  我得知出了产品质量问题,便对晴谷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既然出了质量问题,第一要及时去解决,第二要承担责任,该花钱的就得花钱,第三要找出原因,不能再次出错。

  不知道儿子听明白了没有?

  我也想去天津。

  晴谷说,他一个人先过去看看,对方讲是表面出质量问题,或许这个质量问题是表面处理的工厂的,与我们不搭界,所以他让我不用担心。

  傍晚5时下班回家,晴谷对我说,明天上午他坐飞机去天津,先过去看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他反过来这样安慰我。我觉得晴谷真的成熟了,面对苦难能够从容不迫。

  我真的以为明天他才去天津,所以那个晚上我不急不躁,仍然安静地坐在电脑前写文章,却不知道晴谷当天晚上十时的飞机,他连夜去了天津。

  第二天早晨我才知道这一件事。唉,他为了不让我们父母担心,所以没有把连夜去天津这个事告诉我们。儿行千里母担忧,儿子半夜坐飞机,而我们做父母的却一点都不知道。

  晴谷一早就到了那家工厂,被告知一个产品要150多元,现在有一万多个产品有质量问题,这些产品都要退回,并且给予赔偿。闻听此言,晴谷吓得腿都软了下去。

  为了这个零件质量问题,上海大众公司两次派人来我厂里看生产现场和原料仓库,一个环节又一个环节寻找,而找不到我们有什么问题,后来也没有处罚我们。但是在这个半年多时间里,晴谷和我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不知道这个事情如何解决。不管这样,这个事情还是圆满解决了。现在我感觉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晴谷刚踏上社会,确实是给他上了很好的一课,必须重视产品质量,否则造成质量问题,真的会是倾家荡产的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