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农商行回A,H股长期破发、不良贷双升如何破?宋清辉解析

  • 日期:09-01
  • 点击:(1724)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港股上市银行股长期破发与其市场流动性有关,传统行业权重股市场给予估值定价较低,形成了长期固有投资思维,回归A股可能适应不同市场环境要求,估值与定价偏低,若遇到市场环境不佳,募资规模会存在压缩的压力。

  

  重庆农商行回A,H股长期破发、不良贷“双升”如何破?

  商学院杂志 记者 吕笑颜

  等待近600个日夜后,全国最大也是首家H股上市的农商行,终于成功回到A股。

  根据证监会8月15日公告,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农商行”)的首发上市申请获发审委审议通过。这意味着,重庆农商行将成为第12家A+H股上市银行以及首家A+H上市农商行。

  目前,重庆农商行的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从目前A股已上市的7家农商行来看,重庆农商行的资产规模相当于3个资产规模最大的青农商行。

  然而,在其资产和盈利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其中公司贷款不良上涨明显。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重庆农商行此次成功在A股上市,或将收窄A、H股两市溢价。自上市以来,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赴港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处于破发状态。

  针对回A的目的、业绩增长放缓、2018年不良贷“双升”而拨备覆盖率却突然下跌、公司不良贷上升明显、股东质押的影响、关联股东借款的情况,《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业绩增长放缓,不良贷款率上涨引监管关注

  截至目前,重庆农商行是国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根据8月16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公布的业绩中报显示,该行资产规模已达1.02万亿元,成为全国首家万亿级农商行。近年来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持续扩张,从2014年末的6188.89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9506.18亿元。不过,总资产增速逐渐放缓,由2014-2017年的10%以上增速下降至2018年的4.95%。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总计.85亿元,比2018年末增长7.27%。

  

  资料来源:iFinD

  同时,其净利润增速也在放缓,2016年、2017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0.70%、12.59%。而在2018年,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0.92亿元,较2017年增长8.85%;而净利润91.64亿元,增长1.73%,增速进一步下降。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润为58.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52%。

  事实上,营收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由其业务模式导致的。

  该行以传统存贷业务为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实现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76.71%。其2018年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较2017年的215.01亿元是有下滑的。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息收入为114.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31%。

  同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其他非利息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1.74亿元一跃升至40.12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6月底,其他非利息淨收入为4.5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40亿元,降幅达85.71%。

  但由于资产净值损失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为61.96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37.11亿元同增66.98%,最终导致公司净利润仅同比增长1.73%。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年末,其贷款总额为3811.36亿元,较上年增长12.65%;其中公司贷款(不含贴现)占比59.74%,零售贷款占比34.96%。2018年末存款总额为6161.6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69%。其中零售存款占比为73.79%,是该行客户存款的主要来源,公司存款(不含保证金存款)占比为24.98%。

  不过,其净资产收益率比较高,截至2018年末,该行净资产收益率达13.47%,为A股和H股上市农商行中第一。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

  据财报显示,该行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29%,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0.31个百分点。对比之下,2014、2015、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96%和 0.98%,均维持在1%以下。2019年上半年有所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率为1.25%。

  而在不良贷款余额方面,2018年末,该行此数值为49.26亿元,较2017年底的33.01亿元猛增16.25亿元,增幅达49.22%,而这还是核销29.86亿元不良贷款之后的结果。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额为51.69亿元。

  

  由于不良上升,该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的拨备为61.96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6.98%。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此外,更2018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突然下滑,2015-2018年分别为420.03%、428.37%、431.24%、347.79%,2018年相较于2017年下滑了83.45%。

  此外,在该行的不良贷款中,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上升明显,个人贷款不良率则呈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末,该行公司贷款为不良率1.59%,此前2015年-2017年,该行公司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0.74%、0.78%、0.96%,呈现上涨趋势;而2018年个人贷款不良率为0.98%,此前的2015-2017年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1.45%、1.42%、1.09%,呈现下降趋势。据最新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为1.46%,较2018年年末略有下降。而零售贷款(或个人贷款)不良率较2018年年末0.98%上升0.05个百分点至1.03%。

  

  对此,天风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不良贷的问题一方面源于重庆市经济增速换挡,重庆市 18 年 GDP 增速仅为 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调结构令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另一方面是重农商主动加大不良暴露力度,将逾期 90 天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其不良贷款偏离度为 70.9%,较 17 年下降 33.9 百分点,也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事实上,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在问询中还提到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的问题。在此前的2018年9月的首发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也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

  H股长期破发,回A有助于估值提升

  此次重庆农商行回A成功,或将改变现有A股上市银行的格局,其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然而,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上市首日便遭遇破发,上市至今的8年多时间里,半数时间都处于破发状态。

  

  资料来源:choice数据

  重庆农商行于2010年12月16日在港上市,发行价格为5.25港元/股。上市首日,其开盘价为5.45港元/股,盘中最高价为5.49港元/股,最低价为5.06港元/股,最终收报5.20港元/股,跌幅0.95%,上市首日即破发。除此之外,重庆农商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是处于破发状态。从2018年1月底的高点6.84港元/股至今,其股价下跌超过四成,8月15日收盘价为3.89港元/股。

  

  而重庆农商行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本行股票在A股及H股的交易价格及走势可能并不相同,在本行H股股票出现波动的情况下,本行A股股票可能会受到潜在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对本行A股股票投资者的收益水平造成不利影响。

  目前,重庆农商行市净率P/B已经连续多年维持在1以下,即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8月15日,该行P/B仅为0.48倍,市盈率P/E为3.76倍,总市值为389亿港元。然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A股上市银行的市盈率全部在4倍以上,市净率在0.5倍以上。

  这或许意味着,重庆农商行成功在A股上市,A、H股两市溢价将收窄,估值将不断趋近。宋清辉表示,这或许就是H股上市银行回归A股的动力之一,目前A股的估值仍然高于H股,回归A股有助于农商行估值的提升。

  此外,重庆农商行回归A股也有补充资本金的需要。据招股书显示,该行A股发行募集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对于补充资本金,宋清辉表示,目前,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他说:“大部分农商行发展起步较晚,一方面仍需扩大规模寻求发展,另一方面还面临着部分表外资产回归表内以致于占用资本的挑战。由此以来,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

  股权分散,民营大股东涉嫌资金占用

  

  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还关注到了重庆农商行的股权结构。目前,该行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发审委要求说明该行认定无实际控制人的理由是否充分,股权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是否影响其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对经营稳定性存在不利影响等。

  目前,除了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有的H股股份外,持股比例超过5%的仅有四家,分别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98%)、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87%)、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9%)、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隆鑫控股”)(持股5.70%)。而前三家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实控人均为重庆市国资委,只有隆鑫控股为民营企业。

  

  隆鑫控股的实控人为涂建华,曾于2003-2016年连续14年上榜新财富500富人榜。“隆鑫系”是著名的金控集团,隆鑫控股旗下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SH.)和丰华股份(现为“ST丰华”),还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齐合环保(HK.,通过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瀚华金控(HK.)。除了持有重庆农商行超5%的股权外,隆鑫控股还通过瀚华金控参股重庆富民银行。

  隆鑫控股既是重庆农商行的股东,又是该行第一大贷款客户。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隆鑫控股的贷款金额为50.7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的1.40%,占该行与关联方之间贷款余额的近三分之一。而在重庆农商行从关联方取得的的贷款利息收入方面,隆鑫控股的金额也是最大的,招股说明说显示,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从隆鑫控股取得贷款利息收入为1.335亿元,占当期贷款利息收入的比例为1.45%。

  该行2018年年报中并未公布最大贷款客户名称,但最大单一借款客户显示为制造业。截至2019年中报,最大单一借款客户仍显示为制造业,该客户截至2019年6月底贷款金额为53.27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例为1.28%。《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发采访函试图了解该最大客户的具体名称,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招股说明书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

  今年3月份,隆鑫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丰华股份资金的问题被曝光。2018年间丰华股份购买了4.8亿元信托产品,融资方为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兆投资”),而新兆投资为隆鑫控股间接控制的企业,资金最终流向隆鑫控股及其关联方,上述信托产品到期后本金未能收回。今年7月10日晚间,隆鑫控股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隆鑫控股承诺在今年6月23日前归还欠款,但截至7月25日仍未偿还。隆鑫控股的资金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

  丰华股份的公告更加印证了上述猜测。今年4月,据丰华股份公告,隆鑫控股的控股股东隆鑫集团欲将隆鑫控股49%的股权转让给保华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保华资产”),此举被认为与缓解债务危机有关。

  同时,据最新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显示,隆鑫控股所持有的重庆农商行5.7亿股份中,仍有4.7亿股被质押。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

  事实上,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重庆农商行有36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质押本行股份14.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12%,比本次新发股份数量还多。其中,前十大出质人中有7个均与房地产开发相关,比如隆鑫控股有限公司质押了4.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4.7%;北京九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1.50亿股,占比1.50%;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1.2亿股,占比1.2%;重庆业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质押了7490万股,占比0.75%。而对于股东质押的影响,截至发稿,重庆农商行并未回复记者。

  

  对此,宋清辉认为,股权质押数量过多,仍需要看质押率水平,质押率太高如超过50%,控股股东质押比例太大,会考虑到审慎态度,质押率高过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大,难免影响股权结构稳定性,而银行股回归,因牵涉到募资规模较大,更可能视乎市场环境综合考虑,股权稳定性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对重庆农商行回A股的表现,《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港股上市银行股长期破发与其市场流动性有关,传统行业权重股市场给予估值定价较低,形成了长期固有投资思维,回归A股可能适应不同市场环境要求,估值与定价偏低,若遇到市场环境不佳,募资规模会存在压缩的压力。

  

  重庆农商行回A,H股长期破发、不良贷“双升”如何破?

  商学院杂志 记者 吕笑颜

  等待近600个日夜后,全国最大也是首家H股上市的农商行,终于成功回到A股。

  根据证监会8月15日公告,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农商行”)的首发上市申请获发审委审议通过。这意味着,重庆农商行将成为第12家A+H股上市银行以及首家A+H上市农商行。

  目前,重庆农商行的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从目前A股已上市的7家农商行来看,重庆农商行的资产规模相当于3个资产规模最大的青农商行。

  然而,在其资产和盈利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其中公司贷款不良上涨明显。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重庆农商行此次成功在A股上市,或将收窄A、H股两市溢价。自上市以来,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赴港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处于破发状态。

  针对回A的目的、业绩增长放缓、2018年不良贷“双升”而拨备覆盖率却突然下跌、公司不良贷上升明显、股东质押的影响、关联股东借款的情况,《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业绩增长放缓,不良贷款率上涨引监管关注

  截至目前,重庆农商行是国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根据8月16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公布的业绩中报显示,该行资产规模已达1.02万亿元,成为全国首家万亿级农商行。近年来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持续扩张,从2014年末的6188.89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9506.18亿元。不过,总资产增速逐渐放缓,由2014-2017年的10%以上增速下降至2018年的4.95%。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总计.85亿元,比2018年末增长7.27%。

  

  资料来源:iFinD

  同时,其净利润增速也在放缓,2016年、2017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0.70%、12.59%。而在2018年,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0.92亿元,较2017年增长8.85%;而净利润91.64亿元,增长1.73%,增速进一步下降。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润为58.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52%。

  事实上,营收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由其业务模式导致的。

  该行以传统存贷业务为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实现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76.71%。其2018年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较2017年的215.01亿元是有下滑的。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息收入为114.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31%。

  同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其他非利息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1.74亿元一跃升至40.12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6月底,其他非利息淨收入为4.5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40亿元,降幅达85.71%。

  但由于资产净值损失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为61.96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37.11亿元同增66.98%,最终导致公司净利润仅同比增长1.73%。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年末,其贷款总额为3811.36亿元,较上年增长12.65%;其中公司贷款(不含贴现)占比59.74%,零售贷款占比34.96%。2018年末存款总额为6161.6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69%。其中零售存款占比为73.79%,是该行客户存款的主要来源,公司存款(不含保证金存款)占比为24.98%。

  不过,其净资产收益率比较高,截至2018年末,该行净资产收益率达13.47%,为A股和H股上市农商行中第一。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

  据财报显示,该行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29%,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0.31个百分点。对比之下,2014、2015、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96%和 0.98%,均维持在1%以下。2019年上半年有所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率为1.25%。

  而在不良贷款余额方面,2018年末,该行此数值为49.26亿元,较2017年底的33.01亿元猛增16.25亿元,增幅达49.22%,而这还是核销29.86亿元不良贷款之后的结果。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额为51.69亿元。

  

  由于不良上升,该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的拨备为61.96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6.98%。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此外,更2018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突然下滑,2015-2018年分别为420.03%、428.37%、431.24%、347.79%,2018年相较于2017年下滑了83.45%。

  此外,在该行的不良贷款中,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上升明显,个人贷款不良率则呈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末,该行公司贷款为不良率1.59%,此前2015年-2017年,该行公司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0.74%、0.78%、0.96%,呈现上涨趋势;而2018年个人贷款不良率为0.98%,此前的2015-2017年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1.45%、1.42%、1.09%,呈现下降趋势。据最新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为1.46%,较2018年年末略有下降。而零售贷款(或个人贷款)不良率较2018年年末0.98%上升0.05个百分点至1.03%。

  

  对此,天风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不良贷的问题一方面源于重庆市经济增速换挡,重庆市 18 年 GDP 增速仅为 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调结构令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另一方面是重农商主动加大不良暴露力度,将逾期 90 天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其不良贷款偏离度为 70.9%,较 17 年下降 33.9 百分点,也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事实上,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在问询中还提到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的问题。在此前的2018年9月的首发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也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

  H股长期破发,回A有助于估值提升

  此次重庆农商行回A成功,或将改变现有A股上市银行的格局,其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然而,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上市首日便遭遇破发,上市至今的8年多时间里,半数时间都处于破发状态。

  

  资料来源:choice数据

  重庆农商行于2010年12月16日在港上市,发行价格为5.25港元/股。上市首日,其开盘价为5.45港元/股,盘中最高价为5.49港元/股,最低价为5.06港元/股,最终收报5.20港元/股,跌幅0.95%,上市首日即破发。除此之外,重庆农商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是处于破发状态。从2018年1月底的高点6.84港元/股至今,其股价下跌超过四成,8月15日收盘价为3.89港元/股。

  

  而重庆农商行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本行股票在A股及H股的交易价格及走势可能并不相同,在本行H股股票出现波动的情况下,本行A股股票可能会受到潜在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对本行A股股票投资者的收益水平造成不利影响。

  目前,重庆农商行市净率P/B已经连续多年维持在1以下,即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8月15日,该行P/B仅为0.48倍,市盈率P/E为3.76倍,总市值为389亿港元。然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A股上市银行的市盈率全部在4倍以上,市净率在0.5倍以上。

  这或许意味着,重庆农商行成功在A股上市,A、H股两市溢价将收窄,估值将不断趋近。宋清辉表示,这或许就是H股上市银行回归A股的动力之一,目前A股的估值仍然高于H股,回归A股有助于农商行估值的提升。

  此外,重庆农商行回归A股也有补充资本金的需要。据招股书显示,该行A股发行募集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对于补充资本金,宋清辉表示,目前,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他说:“大部分农商行发展起步较晚,一方面仍需扩大规模寻求发展,另一方面还面临着部分表外资产回归表内以致于占用资本的挑战。由此以来,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

  股权分散,民营大股东涉嫌资金占用

  

  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还关注到了重庆农商行的股权结构。目前,该行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发审委要求说明该行认定无实际控制人的理由是否充分,股权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是否影响其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对经营稳定性存在不利影响等。

  目前,除了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有的H股股份外,持股比例超过5%的仅有四家,分别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98%)、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87%)、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9%)、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隆鑫控股”)(持股5.70%)。而前三家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实控人均为重庆市国资委,只有隆鑫控股为民营企业。

  

  隆鑫控股的实控人为涂建华,曾于2003-2016年连续14年上榜新财富500富人榜。“隆鑫系”是著名的金控集团,隆鑫控股旗下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SH.)和丰华股份(现为“ST丰华”),还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齐合环保(HK.,通过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瀚华金控(HK.)。除了持有重庆农商行超5%的股权外,隆鑫控股还通过瀚华金控参股重庆富民银行。

  隆鑫控股既是重庆农商行的股东,又是该行第一大贷款客户。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隆鑫控股的贷款金额为50.7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的1.40%,占该行与关联方之间贷款余额的近三分之一。而在重庆农商行从关联方取得的的贷款利息收入方面,隆鑫控股的金额也是最大的,招股说明说显示,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从隆鑫控股取得贷款利息收入为1.335亿元,占当期贷款利息收入的比例为1.45%。

  该行2018年年报中并未公布最大贷款客户名称,但最大单一借款客户显示为制造业。截至2019年中报,最大单一借款客户仍显示为制造业,该客户截至2019年6月底贷款金额为53.27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例为1.28%。《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发采访函试图了解该最大客户的具体名称,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招股说明书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

  今年3月份,隆鑫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丰华股份资金的问题被曝光。2018年间丰华股份购买了4.8亿元信托产品,融资方为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兆投资”),而新兆投资为隆鑫控股间接控制的企业,资金最终流向隆鑫控股及其关联方,上述信托产品到期后本金未能收回。今年7月10日晚间,隆鑫控股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隆鑫控股承诺在今年6月23日前归还欠款,但截至7月25日仍未偿还。隆鑫控股的资金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

  丰华股份的公告更加印证了上述猜测。今年4月,据丰华股份公告,隆鑫控股的控股股东隆鑫集团欲将隆鑫控股49%的股权转让给保华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保华资产”),此举被认为与缓解债务危机有关。

  同时,据最新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显示,隆鑫控股所持有的重庆农商行5.7亿股份中,仍有4.7亿股被质押。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

  事实上,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重庆农商行有36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质押本行股份14.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12%,比本次新发股份数量还多。其中,前十大出质人中有7个均与房地产开发相关,比如隆鑫控股有限公司质押了4.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4.7%;北京九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1.50亿股,占比1.50%;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1.2亿股,占比1.2%;重庆业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质押了7490万股,占比0.75%。而对于股东质押的影响,截至发稿,重庆农商行并未回复记者。

  

  对此,宋清辉认为,股权质押数量过多,仍需要看质押率水平,质押率太高如超过50%,控股股东质押比例太大,会考虑到审慎态度,质押率高过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大,难免影响股权结构稳定性,而银行股回归,因牵涉到募资规模较大,更可能视乎市场环境综合考虑,股权稳定性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对重庆农商行回A股的表现,《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港股上市银行股长期破发与其市场流动性有关,传统行业权重股市场给予估值定价较低,形成了长期固有投资思维,回归A股可能适应不同市场环境要求,估值与定价偏低,若遇到市场环境不佳,募资规模会存在压缩的压力。

  

  重庆农商行回A,H股长期破发、不良贷“双升”如何破?

  商学院杂志 记者 吕笑颜

  等待近600个日夜后,全国最大也是首家H股上市的农商行,终于成功回到A股。

  根据证监会8月15日公告,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农商行”)的首发上市申请获发审委审议通过。这意味着,重庆农商行将成为第12家A+H股上市银行以及首家A+H上市农商行。

  目前,重庆农商行的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从目前A股已上市的7家农商行来看,重庆农商行的资产规模相当于3个资产规模最大的青农商行。

  然而,在其资产和盈利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其中公司贷款不良上涨明显。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重庆农商行此次成功在A股上市,或将收窄A、H股两市溢价。自上市以来,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赴港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处于破发状态。

  针对回A的目的、业绩增长放缓、2018年不良贷“双升”而拨备覆盖率却突然下跌、公司不良贷上升明显、股东质押的影响、关联股东借款的情况,《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业绩增长放缓,不良贷款率上涨引监管关注

  截至目前,重庆农商行是国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根据8月16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公布的业绩中报显示,该行资产规模已达1.02万亿元,成为全国首家万亿级农商行。近年来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持续扩张,从2014年末的6188.89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9506.18亿元。不过,总资产增速逐渐放缓,由2014-2017年的10%以上增速下降至2018年的4.95%。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总计.85亿元,比2018年末增长7.27%。

  

  资料来源:iFinD

  同时,其净利润增速也在放缓,2016年、2017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0.70%、12.59%。而在2018年,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0.92亿元,较2017年增长8.85%;而净利润91.64亿元,增长1.73%,增速进一步下降。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润为58.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52%。

  事实上,营收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由其业务模式导致的。

  该行以传统存贷业务为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实现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76.71%。其2018年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较2017年的215.01亿元是有下滑的。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息收入为114.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31%。

  同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其他非利息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1.74亿元一跃升至40.12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6月底,其他非利息淨收入为4.5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40亿元,降幅达85.71%。

  但由于资产净值损失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为61.96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37.11亿元同增66.98%,最终导致公司净利润仅同比增长1.73%。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年末,其贷款总额为3811.36亿元,较上年增长12.65%;其中公司贷款(不含贴现)占比59.74%,零售贷款占比34.96%。2018年末存款总额为6161.6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69%。其中零售存款占比为73.79%,是该行客户存款的主要来源,公司存款(不含保证金存款)占比为24.98%。

  不过,其净资产收益率比较高,截至2018年末,该行净资产收益率达13.47%,为A股和H股上市农商行中第一。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

  据财报显示,该行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29%,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0.31个百分点。对比之下,2014、2015、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96%和 0.98%,均维持在1%以下。2019年上半年有所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率为1.25%。

  而在不良贷款余额方面,2018年末,该行此数值为49.26亿元,较2017年底的33.01亿元猛增16.25亿元,增幅达49.22%,而这还是核销29.86亿元不良贷款之后的结果。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额为51.69亿元。

  

  由于不良上升,该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的拨备为61.96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6.98%。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此外,更2018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突然下滑,2015-2018年分别为420.03%、428.37%、431.24%、347.79%,2018年相较于2017年下滑了83.45%。

  此外,在该行的不良贷款中,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上升明显,个人贷款不良率则呈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末,该行公司贷款为不良率1.59%,此前2015年-2017年,该行公司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0.74%、0.78%、0.96%,呈现上涨趋势;而2018年个人贷款不良率为0.98%,此前的2015-2017年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1.45%、1.42%、1.09%,呈现下降趋势。据最新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为1.46%,较2018年年末略有下降。而零售贷款(或个人贷款)不良率较2018年年末0.98%上升0.05个百分点至1.03%。

  

  对此,天风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不良贷的问题一方面源于重庆市经济增速换挡,重庆市 18 年 GDP 增速仅为 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调结构令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另一方面是重农商主动加大不良暴露力度,将逾期 90 天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其不良贷款偏离度为 70.9%,较 17 年下降 33.9 百分点,也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事实上,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在问询中还提到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的问题。在此前的2018年9月的首发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也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

  H股长期破发,回A有助于估值提升

  此次重庆农商行回A成功,或将改变现有A股上市银行的格局,其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然而,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上市首日便遭遇破发,上市至今的8年多时间里,半数时间都处于破发状态。

  

  资料来源:choice数据

  重庆农商行于2010年12月16日在港上市,发行价格为5.25港元/股。上市首日,其开盘价为5.45港元/股,盘中最高价为5.49港元/股,最低价为5.06港元/股,最终收报5.20港元/股,跌幅0.95%,上市首日即破发。除此之外,重庆农商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是处于破发状态。从2018年1月底的高点6.84港元/股至今,其股价下跌超过四成,8月15日收盘价为3.89港元/股。

  

  而重庆农商行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本行股票在A股及H股的交易价格及走势可能并不相同,在本行H股股票出现波动的情况下,本行A股股票可能会受到潜在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对本行A股股票投资者的收益水平造成不利影响。

  目前,重庆农商行市净率P/B已经连续多年维持在1以下,即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8月15日,该行P/B仅为0.48倍,市盈率P/E为3.76倍,总市值为389亿港元。然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A股上市银行的市盈率全部在4倍以上,市净率在0.5倍以上。

  这或许意味着,重庆农商行成功在A股上市,A、H股两市溢价将收窄,估值将不断趋近。宋清辉表示,这或许就是H股上市银行回归A股的动力之一,目前A股的估值仍然高于H股,回归A股有助于农商行估值的提升。

  此外,重庆农商行回归A股也有补充资本金的需要。据招股书显示,该行A股发行募集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对于补充资本金,宋清辉表示,目前,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他说:“大部分农商行发展起步较晚,一方面仍需扩大规模寻求发展,另一方面还面临着部分表外资产回归表内以致于占用资本的挑战。由此以来,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

  股权分散,民营大股东涉嫌资金占用

  

  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还关注到了重庆农商行的股权结构。目前,该行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发审委要求说明该行认定无实际控制人的理由是否充分,股权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是否影响其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对经营稳定性存在不利影响等。

  目前,除了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有的H股股份外,持股比例超过5%的仅有四家,分别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98%)、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87%)、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9%)、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隆鑫控股”)(持股5.70%)。而前三家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实控人均为重庆市国资委,只有隆鑫控股为民营企业。

  

  隆鑫控股的实控人为涂建华,曾于2003-2016年连续14年上榜新财富500富人榜。“隆鑫系”是著名的金控集团,隆鑫控股旗下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SH.)和丰华股份(现为“ST丰华”),还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齐合环保(HK.,通过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瀚华金控(HK.)。除了持有重庆农商行超5%的股权外,隆鑫控股还通过瀚华金控参股重庆富民银行。

  隆鑫控股既是重庆农商行的股东,又是该行第一大贷款客户。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隆鑫控股的贷款金额为50.7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的1.40%,占该行与关联方之间贷款余额的近三分之一。而在重庆农商行从关联方取得的的贷款利息收入方面,隆鑫控股的金额也是最大的,招股说明说显示,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从隆鑫控股取得贷款利息收入为1.335亿元,占当期贷款利息收入的比例为1.45%。

  该行2018年年报中并未公布最大贷款客户名称,但最大单一借款客户显示为制造业。截至2019年中报,最大单一借款客户仍显示为制造业,该客户截至2019年6月底贷款金额为53.27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例为1.28%。《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发采访函试图了解该最大客户的具体名称,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招股说明书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

  今年3月份,隆鑫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丰华股份资金的问题被曝光。2018年间丰华股份购买了4.8亿元信托产品,融资方为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兆投资”),而新兆投资为隆鑫控股间接控制的企业,资金最终流向隆鑫控股及其关联方,上述信托产品到期后本金未能收回。今年7月10日晚间,隆鑫控股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隆鑫控股承诺在今年6月23日前归还欠款,但截至7月25日仍未偿还。隆鑫控股的资金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

  丰华股份的公告更加印证了上述猜测。今年4月,据丰华股份公告,隆鑫控股的控股股东隆鑫集团欲将隆鑫控股49%的股权转让给保华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保华资产”),此举被认为与缓解债务危机有关。

  同时,据最新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显示,隆鑫控股所持有的重庆农商行5.7亿股份中,仍有4.7亿股被质押。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

  事实上,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重庆农商行有36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质押本行股份14.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12%,比本次新发股份数量还多。其中,前十大出质人中有7个均与房地产开发相关,比如隆鑫控股有限公司质押了4.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4.7%;北京九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1.50亿股,占比1.50%;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1.2亿股,占比1.2%;重庆业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质押了7490万股,占比0.75%。而对于股东质押的影响,截至发稿,重庆农商行并未回复记者。

  

  对此,宋清辉认为,股权质押数量过多,仍需要看质押率水平,质押率太高如超过50%,控股股东质押比例太大,会考虑到审慎态度,质押率高过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大,难免影响股权结构稳定性,而银行股回归,因牵涉到募资规模较大,更可能视乎市场环境综合考虑,股权稳定性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对重庆农商行回A股的表现,《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港股上市银行股长期破发与其市场流动性有关,传统行业权重股市场给予估值定价较低,形成了长期固有投资思维,回归A股可能适应不同市场环境要求,估值与定价偏低,若遇到市场环境不佳,募资规模会存在压缩的压力。

  

  重庆农商行回A,H股长期破发、不良贷“双升”如何破?

  商学院杂志 记者 吕笑颜

  等待近600个日夜后,全国最大也是首家H股上市的农商行,终于成功回到A股。

  根据证监会8月15日公告,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农商行”)的首发上市申请获发审委审议通过。这意味着,重庆农商行将成为第12家A+H股上市银行以及首家A+H上市农商行。

  目前,重庆农商行的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从目前A股已上市的7家农商行来看,重庆农商行的资产规模相当于3个资产规模最大的青农商行。

  然而,在其资产和盈利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其中公司贷款不良上涨明显。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重庆农商行此次成功在A股上市,或将收窄A、H股两市溢价。自上市以来,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赴港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处于破发状态。

  针对回A的目的、业绩增长放缓、2018年不良贷“双升”而拨备覆盖率却突然下跌、公司不良贷上升明显、股东质押的影响、关联股东借款的情况,《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业绩增长放缓,不良贷款率上涨引监管关注

  截至目前,重庆农商行是国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根据8月16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公布的业绩中报显示,该行资产规模已达1.02万亿元,成为全国首家万亿级农商行。近年来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持续扩张,从2014年末的6188.89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9506.18亿元。不过,总资产增速逐渐放缓,由2014-2017年的10%以上增速下降至2018年的4.95%。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总计.85亿元,比2018年末增长7.27%。

  

  资料来源:iFinD

  同时,其净利润增速也在放缓,2016年、2017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0.70%、12.59%。而在2018年,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0.92亿元,较2017年增长8.85%;而净利润91.64亿元,增长1.73%,增速进一步下降。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润为58.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52%。

  事实上,营收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由其业务模式导致的。

  该行以传统存贷业务为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实现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76.71%。其2018年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较2017年的215.01亿元是有下滑的。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息收入为114.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31%。

  同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其他非利息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1.74亿元一跃升至40.12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6月底,其他非利息淨收入为4.5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40亿元,降幅达85.71%。

  但由于资产净值损失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为61.96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37.11亿元同增66.98%,最终导致公司净利润仅同比增长1.73%。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年末,其贷款总额为3811.36亿元,较上年增长12.65%;其中公司贷款(不含贴现)占比59.74%,零售贷款占比34.96%。2018年末存款总额为6161.6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69%。其中零售存款占比为73.79%,是该行客户存款的主要来源,公司存款(不含保证金存款)占比为24.98%。

  不过,其净资产收益率比较高,截至2018年末,该行净资产收益率达13.47%,为A股和H股上市农商行中第一。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

  据财报显示,该行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29%,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0.31个百分点。对比之下,2014、2015、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96%和 0.98%,均维持在1%以下。2019年上半年有所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率为1.25%。

  而在不良贷款余额方面,2018年末,该行此数值为49.26亿元,较2017年底的33.01亿元猛增16.25亿元,增幅达49.22%,而这还是核销29.86亿元不良贷款之后的结果。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额为51.69亿元。

  

  由于不良上升,该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的拨备为61.96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6.98%。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此外,更2018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突然下滑,2015-2018年分别为420.03%、428.37%、431.24%、347.79%,2018年相较于2017年下滑了83.45%。

  此外,在该行的不良贷款中,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上升明显,个人贷款不良率则呈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末,该行公司贷款为不良率1.59%,此前2015年-2017年,该行公司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0.74%、0.78%、0.96%,呈现上涨趋势;而2018年个人贷款不良率为0.98%,此前的2015-2017年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1.45%、1.42%、1.09%,呈现下降趋势。据最新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为1.46%,较2018年年末略有下降。而零售贷款(或个人贷款)不良率较2018年年末0.98%上升0.05个百分点至1.03%。

  

  对此,天风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不良贷的问题一方面源于重庆市经济增速换挡,重庆市 18 年 GDP 增速仅为 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调结构令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另一方面是重农商主动加大不良暴露力度,将逾期 90 天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其不良贷款偏离度为 70.9%,较 17 年下降 33.9 百分点,也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事实上,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在问询中还提到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的问题。在此前的2018年9月的首发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也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

  H股长期破发,回A有助于估值提升

  此次重庆农商行回A成功,或将改变现有A股上市银行的格局,其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然而,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上市首日便遭遇破发,上市至今的8年多时间里,半数时间都处于破发状态。

  

  资料来源:choice数据

  重庆农商行于2010年12月16日在港上市,发行价格为5.25港元/股。上市首日,其开盘价为5.45港元/股,盘中最高价为5.49港元/股,最低价为5.06港元/股,最终收报5.20港元/股,跌幅0.95%,上市首日即破发。除此之外,重庆农商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是处于破发状态。从2018年1月底的高点6.84港元/股至今,其股价下跌超过四成,8月15日收盘价为3.89港元/股。

  

  而重庆农商行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本行股票在A股及H股的交易价格及走势可能并不相同,在本行H股股票出现波动的情况下,本行A股股票可能会受到潜在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对本行A股股票投资者的收益水平造成不利影响。

  目前,重庆农商行市净率P/B已经连续多年维持在1以下,即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8月15日,该行P/B仅为0.48倍,市盈率P/E为3.76倍,总市值为389亿港元。然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A股上市银行的市盈率全部在4倍以上,市净率在0.5倍以上。

  这或许意味着,重庆农商行成功在A股上市,A、H股两市溢价将收窄,估值将不断趋近。宋清辉表示,这或许就是H股上市银行回归A股的动力之一,目前A股的估值仍然高于H股,回归A股有助于农商行估值的提升。

  此外,重庆农商行回归A股也有补充资本金的需要。据招股书显示,该行A股发行募集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对于补充资本金,宋清辉表示,目前,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他说:“大部分农商行发展起步较晚,一方面仍需扩大规模寻求发展,另一方面还面临着部分表外资产回归表内以致于占用资本的挑战。由此以来,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

  股权分散,民营大股东涉嫌资金占用

  

  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还关注到了重庆农商行的股权结构。目前,该行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发审委要求说明该行认定无实际控制人的理由是否充分,股权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是否影响其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对经营稳定性存在不利影响等。

  目前,除了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有的H股股份外,持股比例超过5%的仅有四家,分别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98%)、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87%)、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9%)、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隆鑫控股”)(持股5.70%)。而前三家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实控人均为重庆市国资委,只有隆鑫控股为民营企业。

  

  隆鑫控股的实控人为涂建华,曾于2003-2016年连续14年上榜新财富500富人榜。“隆鑫系”是著名的金控集团,隆鑫控股旗下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SH.)和丰华股份(现为“ST丰华”),还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齐合环保(HK.,通过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瀚华金控(HK.)。除了持有重庆农商行超5%的股权外,隆鑫控股还通过瀚华金控参股重庆富民银行。

  隆鑫控股既是重庆农商行的股东,又是该行第一大贷款客户。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隆鑫控股的贷款金额为50.7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的1.40%,占该行与关联方之间贷款余额的近三分之一。而在重庆农商行从关联方取得的的贷款利息收入方面,隆鑫控股的金额也是最大的,招股说明说显示,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从隆鑫控股取得贷款利息收入为1.335亿元,占当期贷款利息收入的比例为1.45%。

  该行2018年年报中并未公布最大贷款客户名称,但最大单一借款客户显示为制造业。截至2019年中报,最大单一借款客户仍显示为制造业,该客户截至2019年6月底贷款金额为53.27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例为1.28%。《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发采访函试图了解该最大客户的具体名称,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招股说明书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

  今年3月份,隆鑫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丰华股份资金的问题被曝光。2018年间丰华股份购买了4.8亿元信托产品,融资方为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兆投资”),而新兆投资为隆鑫控股间接控制的企业,资金最终流向隆鑫控股及其关联方,上述信托产品到期后本金未能收回。今年7月10日晚间,隆鑫控股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隆鑫控股承诺在今年6月23日前归还欠款,但截至7月25日仍未偿还。隆鑫控股的资金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

  丰华股份的公告更加印证了上述猜测。今年4月,据丰华股份公告,隆鑫控股的控股股东隆鑫集团欲将隆鑫控股49%的股权转让给保华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保华资产”),此举被认为与缓解债务危机有关。

  同时,据最新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显示,隆鑫控股所持有的重庆农商行5.7亿股份中,仍有4.7亿股被质押。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

  事实上,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重庆农商行有36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质押本行股份14.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12%,比本次新发股份数量还多。其中,前十大出质人中有7个均与房地产开发相关,比如隆鑫控股有限公司质押了4.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4.7%;北京九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1.50亿股,占比1.50%;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1.2亿股,占比1.2%;重庆业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质押了7490万股,占比0.75%。而对于股东质押的影响,截至发稿,重庆农商行并未回复记者。

  

  对此,宋清辉认为,股权质押数量过多,仍需要看质押率水平,质押率太高如超过50%,控股股东质押比例太大,会考虑到审慎态度,质押率高过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大,难免影响股权结构稳定性,而银行股回归,因牵涉到募资规模较大,更可能视乎市场环境综合考虑,股权稳定性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对重庆农商行回A股的表现,《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港股上市银行股长期破发与其市场流动性有关,传统行业权重股市场给予估值定价较低,形成了长期固有投资思维,回归A股可能适应不同市场环境要求,估值与定价偏低,若遇到市场环境不佳,募资规模会存在压缩的压力。

  

  重庆农商行回A,H股长期破发、不良贷“双升”如何破?

  商学院杂志 记者 吕笑颜

  等待近600个日夜后,全国最大也是首家H股上市的农商行,终于成功回到A股。

  根据证监会8月15日公告,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农商行”)的首发上市申请获发审委审议通过。这意味着,重庆农商行将成为第12家A+H股上市银行以及首家A+H上市农商行。

  目前,重庆农商行的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从目前A股已上市的7家农商行来看,重庆农商行的资产规模相当于3个资产规模最大的青农商行。

  然而,在其资产和盈利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其中公司贷款不良上涨明显。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重庆农商行此次成功在A股上市,或将收窄A、H股两市溢价。自上市以来,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赴港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处于破发状态。

  针对回A的目的、业绩增长放缓、2018年不良贷“双升”而拨备覆盖率却突然下跌、公司不良贷上升明显、股东质押的影响、关联股东借款的情况,《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业绩增长放缓,不良贷款率上涨引监管关注

  截至目前,重庆农商行是国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根据8月16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公布的业绩中报显示,该行资产规模已达1.02万亿元,成为全国首家万亿级农商行。近年来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持续扩张,从2014年末的6188.89亿元增至2018年末的9506.18亿元。不过,总资产增速逐渐放缓,由2014-2017年的10%以上增速下降至2018年的4.95%。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总计.85亿元,比2018年末增长7.27%。

  

  资料来源:iFinD

  同时,其净利润增速也在放缓,2016年、2017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0.70%、12.59%。而在2018年,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0.92亿元,较2017年增长8.85%;而净利润91.64亿元,增长1.73%,增速进一步下降。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润为58.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52%。

  事实上,营收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由其业务模式导致的。

  该行以传统存贷业务为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实现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76.71%。其2018年净利息收入200.14亿元,较2017年的215.01亿元是有下滑的。截至2019年6月底,净利息收入为114.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31%。

  同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其他非利息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由2017年的1.74亿元一跃升至40.12亿元。不过,到了2019年6月底,其他非利息淨收入为4.5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7.40亿元,降幅达85.71%。

  但由于资产净值损失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为61.96亿元,相较于2017年的37.11亿元同增66.98%,最终导致公司净利润仅同比增长1.73%。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8年年报

  截至2018年年末,其贷款总额为3811.36亿元,较上年增长12.65%;其中公司贷款(不含贴现)占比59.74%,零售贷款占比34.96%。2018年末存款总额为6161.6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69%。其中零售存款占比为73.79%,是该行客户存款的主要来源,公司存款(不含保证金存款)占比为24.98%。

  不过,其净资产收益率比较高,截至2018年末,该行净资产收益率达13.47%,为A股和H股上市农商行中第一。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却突然增加,而这也引来引监管关注。

  据财报显示,该行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29%,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0.31个百分点。对比之下,2014、2015、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96%和 0.98%,均维持在1%以下。2019年上半年有所改善,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率为1.25%。

  而在不良贷款余额方面,2018年末,该行此数值为49.26亿元,较2017年底的33.01亿元猛增16.25亿元,增幅达49.22%,而这还是核销29.86亿元不良贷款之后的结果。截至2019年6月底,不良贷款额为51.69亿元。

  

  由于不良上升,该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的拨备为61.96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6.98%。2019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有所减缓,截至2019年6月底,资产减值损失为32.4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6%。

  此外,更2018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突然下滑,2015-2018年分别为420.03%、428.37%、431.24%、347.79%,2018年相较于2017年下滑了83.45%。

  此外,在该行的不良贷款中,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上升明显,个人贷款不良率则呈下降趋势。截至2018年末,该行公司贷款为不良率1.59%,此前2015年-2017年,该行公司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0.74%、0.78%、0.96%,呈现上涨趋势;而2018年个人贷款不良率为0.98%,此前的2015-2017年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1.45%、1.42%、1.09%,呈现下降趋势。据最新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贷款的不良率为1.46%,较2018年年末略有下降。而零售贷款(或个人贷款)不良率较2018年年末0.98%上升0.05个百分点至1.03%。

  

  对此,天风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不良贷的问题一方面源于重庆市经济增速换挡,重庆市 18 年 GDP 增速仅为 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调结构令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另一方面是重农商主动加大不良暴露力度,将逾期 90 天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其不良贷款偏离度为 70.9%,较 17 年下降 33.9 百分点,也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事实上,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在问询中还提到不良贷款及逾期贷款的问题。在此前的2018年9月的首发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也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

  H股长期破发,回A有助于估值提升

  此次重庆农商行回A成功,或将改变现有A股上市银行的格局,其体量和盈利能力均远超目前A股已上市农商行,甚至超过不少上市城商行。然而,重庆农商行在港股的估值表现不佳,股价走势一直较为低迷。其在上市首日便遭遇破发,上市至今的8年多时间里,半数时间都处于破发状态。

  

  资料来源:choice数据

  重庆农商行于2010年12月16日在港上市,发行价格为5.25港元/股。上市首日,其开盘价为5.45港元/股,盘中最高价为5.49港元/股,最低价为5.06港元/股,最终收报5.20港元/股,跌幅0.95%,上市首日即破发。除此之外,重庆农商行上市至今8年多时间,大多数时间股价均是处于破发状态。从2018年1月底的高点6.84港元/股至今,其股价下跌超过四成,8月15日收盘价为3.89港元/股。

  

  而重庆农商行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本行股票在A股及H股的交易价格及走势可能并不相同,在本行H股股票出现波动的情况下,本行A股股票可能会受到潜在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对本行A股股票投资者的收益水平造成不利影响。

  目前,重庆农商行市净率P/B已经连续多年维持在1以下,即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8月15日,该行P/B仅为0.48倍,市盈率P/E为3.76倍,总市值为389亿港元。然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A股上市银行的市盈率全部在4倍以上,市净率在0.5倍以上。

  这或许意味着,重庆农商行成功在A股上市,A、H股两市溢价将收窄,估值将不断趋近。宋清辉表示,这或许就是H股上市银行回归A股的动力之一,目前A股的估值仍然高于H股,回归A股有助于农商行估值的提升。

  此外,重庆农商行回归A股也有补充资本金的需要。据招股书显示,该行A股发行募集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对于补充资本金,宋清辉表示,目前,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他说:“大部分农商行发展起步较晚,一方面仍需扩大规模寻求发展,另一方面还面临着部分表外资产回归表内以致于占用资本的挑战。由此以来,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存在一定压力。”

  股权分散,民营大股东涉嫌资金占用

  

  在8月15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发审委还关注到了重庆农商行的股权结构。目前,该行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发审委要求说明该行认定无实际控制人的理由是否充分,股权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是否影响其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对经营稳定性存在不利影响等。

  目前,除了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有的H股股份外,持股比例超过5%的仅有四家,分别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98%)、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87%)、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9%)、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隆鑫控股”)(持股5.70%)。而前三家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实控人均为重庆市国资委,只有隆鑫控股为民营企业。

  

  隆鑫控股的实控人为涂建华,曾于2003-2016年连续14年上榜新财富500富人榜。“隆鑫系”是著名的金控集团,隆鑫控股旗下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SH.)和丰华股份(现为“ST丰华”),还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齐合环保(HK.,通过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瀚华金控(HK.)。除了持有重庆农商行超5%的股权外,隆鑫控股还通过瀚华金控参股重庆富民银行。

  隆鑫控股既是重庆农商行的股东,又是该行第一大贷款客户。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隆鑫控股的贷款金额为50.7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的1.40%,占该行与关联方之间贷款余额的近三分之一。而在重庆农商行从关联方取得的的贷款利息收入方面,隆鑫控股的金额也是最大的,招股说明说显示,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从隆鑫控股取得贷款利息收入为1.335亿元,占当期贷款利息收入的比例为1.45%。

  该行2018年年报中并未公布最大贷款客户名称,但最大单一借款客户显示为制造业。截至2019年中报,最大单一借款客户仍显示为制造业,该客户截至2019年6月底贷款金额为53.27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例为1.28%。《商学院》记者向重庆农商行发采访函试图了解该最大客户的具体名称,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招股说明书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

  今年3月份,隆鑫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丰华股份资金的问题被曝光。2018年间丰华股份购买了4.8亿元信托产品,融资方为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兆投资”),而新兆投资为隆鑫控股间接控制的企业,资金最终流向隆鑫控股及其关联方,上述信托产品到期后本金未能收回。今年7月10日晚间,隆鑫控股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隆鑫控股承诺在今年6月23日前归还欠款,但截至7月25日仍未偿还。隆鑫控股的资金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

  丰华股份的公告更加印证了上述猜测。今年4月,据丰华股份公告,隆鑫控股的控股股东隆鑫集团欲将隆鑫控股49%的股权转让给保华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保华资产”),此举被认为与缓解债务危机有关。

  同时,据最新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显示,隆鑫控股所持有的重庆农商行5.7亿股份中,仍有4.7亿股被质押。

  

  资料来源: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2019年中报业绩报告

  事实上,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重庆农商行有36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质押本行股份14.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12%,比本次新发股份数量还多。其中,前十大出质人中有7个均与房地产开发相关,比如隆鑫控股有限公司质押了4.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4.7%;北京九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1.50亿股,占比1.50%;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1.2亿股,占比1.2%;重庆业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质押了7490万股,占比0.75%。而对于股东质押的影响,截至发稿,重庆农商行并未回复记者。

  

  对此,宋清辉认为,股权质押数量过多,仍需要看质押率水平,质押率太高如超过50%,控股股东质押比例太大,会考虑到审慎态度,质押率高过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大,难免影响股权结构稳定性,而银行股回归,因牵涉到募资规模较大,更可能视乎市场环境综合考虑,股权稳定性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对重庆农商行回A股的表现,《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